阿散井亂次的借宿日記


第一日

打著和一護切磋的幌子去黑棋家看望露其婭。
進門後立刻一腳把一護踢開,噌噌噌跑到二樓,發現露其婭正愁眉苦臉地打包收拾行李。
一問,原來是今天要回朽木家。
一定是想到回家後待不了多久就又要住回黑棋家窄小的壁櫥,所以鬱悶不已。
可惡,這小子居然還讓露其婭睡在壁櫥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
越想越氣,沖下樓把剛剛爬起來的一護又揍了一頓。

第二日
大清早被小鬼頭叫起來。
他很臭批地把一張髒兮兮的抹布扔到我頭上,要我擦浦原商店的地板去。
討厭,討厭小鬼頭,討厭被人使喚,更討厭時時刻刻有人跟在背後叫宿的先生
心想大概露其婭在一護家的待遇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不然怎麼還睡壁櫥呢?
跑去屍魂界問正在休假的露其婭有沒有什麼不滿。
結果她不僅說沒有,還教育我人要懂得感恩。
露其婭真是心地善良的人。

第三日
回到現世,發現自己還是沒有辦法像露其婭那樣感恩圖報。
決定找隊長幫忙解決住宿問題。
一邊往屍魂界走一邊想怎麼向隊長開口。
記得上回問露其婭習不習慣一護家的伙食的時候,她的表情很怪異,多半一護家的伙食很差。
乾脆和朽木隊長說讓露其婭和我合租好了,反正做飯我最擅長。
而且看在露其婭的份上,隊長肯定會允許我報銷房租。
找到隊長,興沖沖向他提出建議,結果被隊長瞬間提升的靈壓嚇倒。
搞什麼搞,再怎麼說我也是個正人君子,怎麼會對露其婭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不過再次證實:隊長果然是妹控!

第四日
早上3點被餓醒,墊起腳尖摸下樓到廚房加餐。
浦原這個小氣的傢伙,三番五次暗示過他我正值生長黃金時期營養一定要跟進,結果還是只給我一餐5斤的定額!
飯飽折回,途經走廊,發現有燈光從店長房間透出。
肯定有狀況!
屏住呼吸,壓低靈壓,輕手輕腳走過去,眯起眼睛朝門縫裏看——浦原喜助正黑著臉在日曆上面畫叉叉!
想起來了,夜一大姐又是三天沒回店了。
看來店長的心情很不好啊。
哼哼,浦原喜助,你也有今天啊~~~

第五日

睜開眼,突然意識到露其婭已經回現世了。
而我居然過了一天才想起去看她!
不知道露其婭會不會不高興啊。
一邊想一邊朝一護家走。
到了才發現一護和露其婭都上學去了。
無聊,於是從窗戶翻入,結果落地的時候踩到了一個軟啪啪的東西。
低頭一看——居然是一隻穿著背帶褲的粉紅色兔子。
抬起頭環視了一圈,發現一護的房間裏到處都是這種噁心的毛絨玩具。
一陣惡寒如電流迅速從胃部發射狀擴散——忍不住打個冷戰。
一護這個變態的傢伙,居然喜歡這種粉紅色軟綿綿毛絨絨的東西!
隨手拎起一隻帶著白色圍巾的公仔鴨——而且品味還真不是一般的低!
哼,還好被我及時發現了!
回去一定要如實報告隊長,決不能讓露其婭和這樣沒品還敢變態的傢伙生活在一起。

第六日
興高采烈心情愉快地回到屍界,準備向隊長揭發一護這個敗類。
誰知隊長居然不相信我,還懷疑我如此詆毀一護是因為懷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心裏面那個寒啊……隊長,枉我跟著你出生入死那麼多年啊!
灰溜溜地往回走。
遇到掃地雜兵,和他聊了一會兒,心情舒暢,決定回到現實好好收集證據。
下次一定要收集到足夠的證據,讓隊長信服!

……

N
再次潛入一護房間。
又沒人。
我真幸運!
抓緊時間把所有公仔拍了個遍,然後拎上其中那只打扮最噁心的圍巾公仔鴨塞進快遞包裹發特快專遞回六番隊。
反正那麼多公仔,就算是少一隻一護也不會發現。
哼哼,黑棋一護,這回你死定了!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