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白哉的居家日記

第一日
早餐的時候,再次成功把碗裏的稀飯轉移到藏在袖子裏的塑膠袋裏。
上個月夢到緋真問我露其婭是不是挑食,不然怎麼到了朽木家那麼久都還沒有長高。
醒來後對自己說:露其婭的身高問題一定要解決,不能讓緋真擔心。
記得山本總隊說過,隊長食堂的稀飯採用特殊烹飪技術,原材料全進口,是屍界最有營養的東西。
既然如此,決定把自己那份省下來留給露其婭。

第二日
覺得朽木家的花園太大了,散起步來很累,於是決定到面積較小的靜靈庭去走走。
很不走運,沒走幾步就遇到了逢人必抱怨的涅。
涅憤憤不平地說總隊太偏心了,又讓不明副隊提了一大桶稀飯往十三隊送。
告訴他浮竹身體一向不好,進補一下是應該的。
涅又說冬獅郎那小鬼頭肯定有後臺,因為大小凡事總隊都交給他負責。
他大膽推測:多半總隊當年在外修行的時候曾經一個失足把持不住,然後如此這般輾轉多年後冬獅郎就成了他失散多年的外孫云云……
不喜歡摻和別人的八卦,決定以後還是在自家花園散步。


第三日
剛剛泡好茶準備冥想,阿散井戀次就沖進禪房。
問他有什麼事。
他說日元正在貶值現在換匯很劃得來,問我他可不可以和露其婭在現世合租房,兩室一廳。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傳出去像什麼樣子!
我放下茶杯,平靜地告訴他想死就直接說。
結果戀次笑著說他是開玩笑的。
正色警告他,看在他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今天就不和他計較。
下次再開這種過分的玩笑就絕對要殺了他。

第四日
本來想和緋真安安靜靜聊會天的,結果被強行串門的京樂給打斷了。
很不高興,於是自顧自地喝茶,根本不想和他說話。
京樂嘰裏呱啦了一下午,內容毫無邏輯可言。
前一句還在說七緒生氣又不理我,白哉你說怎麼辦啊~”,下一句就是我看你們家那個天花板有點裂縫啊,是不是應該翻修啦?
哼,什麼裂縫,那叫鏤空!

別以為天天睡房頂就可以亂說話,自以為是的傢伙。
末了,京樂去圖書館查資料,臨走時說下次還來拜訪我。
終於只剩我和緋真了。
拿起她的照片看了看,發現緋真好像笑得更開心了。
大概她覺得京樂很會講故事吧?
也對,成天對著我一個人大概也會無聊的吧。
決定下次和緋真喝下午茶的時候叫上京樂。

第五日
露其婭來信了。
她說現世的學校馬上就要舉行期末考試了。
她要復習,這周就不回來度週末了。
真是好孩子,緋真會為你驕傲的。
不過,這周的稀飯放到下周肯定會壞掉的,不如讓戀次帶過去給露其婭吧。
隨手抖了抖信封,卻見一張紙緩緩飄落。
拿起來一看——居然是一份繪圖課作業!
這才發現信封背面還有一排小字:大哥,這個就交給你了!
無語……

第六日

練習茶道的時候,管家在門口通報,說戀次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向我報告。
皺了皺眉頭:阿散井最近沒事就大驚小怪的,作為一個副隊長而言,實在是太不穩重了。
告訴管家不用理他。
管家裝模做樣咳嗽了兩聲後,說聽戀次提到這次的事情與露其婭有關。
有點奇怪,悄悄放出去的地獄蝶昨天還回報說露其婭在現世安好,會有什麼事情呢?
於是吩咐管家把他帶進來。
戀次進來後,小心翼翼關上門,攀上房檐確定沒有人在上面偷聽後,這才神秘兮兮地告訴我他發現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真相:一護其實是個有著低級趣味的變態,為了朽木家的聲譽,露其婭決不能再和這樣的傢伙生活在一起了。
告訴戀次,他對露其婭的成長環境如此關心我十分感動,不過一護畢竟是一隻經我實地考察過的正直奮青,沒有確鑿的證據就不要置疑我的判斷;如果讓我發現他空口無憑誣衊一護奮青是為了合租兩室一廳這個罪惡念頭的話,就準備好小板凳等著看千本櫻散落吧。
戀次流著淚說他絕對不是這樣的人,並且發誓他一定會收集到確鑿證據揭發一護的真面目。

……

N
收到戀次從現世寄來的特大包裹,上面赫然幾個歪歪扭扭的血字。
辨認了半天,發現原來是鐵證如山幾個字。
丟人現眼啊,堂堂我朽木白哉的副隊居然寫字這麼難看,一定要把這傢伙抓回來練字。
打開包裹,先嘩啦啦掉出一堆照片——全是公仔照片,照片背後清一色寫著隊長你看這就是證據
什麼嘛,明明就是很可愛的嗜好嘛。
翻完照片,發現包裹裏面還有東西,拿出來一看——一隻圍著圍巾公仔鴨,圍巾上還貼了張標籤:終極罪證,購買此物者除有低級趣味的變態不做他想。
總覺得這公仔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見過……
依稀記得
……
……好像是
……
這應該是
……
這根本就是我買給露其婭的公仔嘛!

……
————————次!!!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