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楽春水的串門日記


第一日  
聽說現世流行的不再是小白臉而是小麥臉後,決定以後在屋頂午睡的時候不戴草帽了。
  
剛剛擺好梯子準備爬上屋頂,浮竹就用靈壓問我有沒有空去他那裏喝酒。
  
預感有好事發生,於是5秒鐘瞬到十三隊。
  
果不其然,浮竹興奮地告訴我明天極有可能不喝稀飯了。
  
浮竹常年足不出戶,根本不曉得各隊隊長對500年不變的早餐稀飯制已經怨念到了什麼樣的程度。昨天聽到刑軍在議論白哉隊長偷偷把稀飯往袖子裏倒已經連續一周了!
”  
預感明天的食堂會很混亂,好心提醒浮竹不要盲目樂觀。
  

第二日
  
今天早上4點半就出門了,發覺早上的靜靈庭原來是非常清靜的。
  
想到這麼早出門在食堂排個頭號肯定不成問題,心情很好。
  
路上遇到掃地雜兵,和藹地問他每天起這麼早是不是很辛苦。
  
結果他說今天掃地才掃到東區第56號街就已經有56個隊長風風火火從他面前瞬過了,憂心忡忡地問我是不是旅禍又入侵了。
  
想到那麼多人已經排在前面了,擔心一個人人單力薄搶不到改制後的第一頓早餐,於是用靈壓通知浮竹出門的時候帶上傢伙,到了食堂我們就Ban解。
  
結果他說太久沒上戰場忘記把雙魚理放哪里了,很緊張地問我帶菜刀可不可以。
  
覺得帶菜刀太丟人了,只好謊稱我已經到了他只要過來就可以了。
  
到了食堂發現這根本是一個騙局。
  
偷偷用靈壓短消息浮竹後,發現山老頭正盯著我。
  
擔心被識破,光速滅掉早餐後就瞬閃了。
  

第三日
  
早上5點正,很準時地被七緒用茶杯砸醒,原因是又把她的隱形眼鏡藥水當洗手液用掉了。
  
瞬間有了新的覺悟:有七緒在就不用買鬧鐘了,想早起就直接倒掉她的眼藥水。
  
不過上回被她敲醒後,七緒一邊平靜地說她念在我初犯就不和我計較,一邊閉著眼睛在我最喜歡的一件花衣服上面戳了好多洞洞。
  
很難想像這次會有什麼後果啊
……  
察覺到七緒的靈壓開始增幅,馬上瞬出門。
  
無所事事在街上遊蕩,結果看到藍染一大早就到三隊串門了。
  
受到啟發,決定拜訪下浮竹。
  
  
第四日
  
非常不走運,探望浮竹的時候遇到一隊副隊長提了一大鍋稀飯。
  
據說總隊放話了:從今以後浮竹的起居飲食由總隊親自負責,並且要求浮竹三餐改吃稀飯以便補充營養。
  
浮竹盛情難卻地邀請我入座,並且兩眼放光地警告我不幫他解決一半這輩子就休想再踏進十三隊的大門。
  
無奈,所謂朋友總是在關鍵之處伸出援手,只好陪他喝稀飯——真是倒胃口。
  
試探著問來送稀飯的副隊:你怎麼看。
  
副隊瞅准了四下沒人這才掩著嘴悄悄說:一日三餐都喝稀飯估計一周不出浮竹大人就要虛脫。
  
我和他熱烈握手:英雄所見略同!
  
問他總隊為何如此鍾情稀飯?
  
副隊說他也不懂,不過總隊曾拜讀過一本名為《論稀飯與靈壓的正相關性》的營養學著作,並多次說這本書寫得真是不錯。
  
看來,總隊的惡趣和這本書很有關係。
  

第五日
  
涅向我抱怨,說是總隊對他有偏見。
  
我問他怎麼了。
  
他說隔壁十三隊的院子比他們十二隊的大好多,因為吃飯的時候聽到清音讓原野把鹽遞過來的時候都是用吼的。
  
唉,那兩個大嗓門
……  
涅還在盯著我看,看得我很不自在。
  
問他是不是有話要說。
  
涅歎了口氣,說山老頭大概看我更不順眼。
  
奇怪地問他為什麼。
  
他說十二隊雖然小,但最起碼兩室一廳隊長和副隊長都有得住;八隊就不同了,每次路過都看到我睡房頂。
  
噢,我的小七緒
……  

第六日
  
今天沒什麼事做,於是跑到圖書館閒逛。
  
居然在圖書館裏面翻到了傳說中的《論稀飯與靈壓的正相關性》。
  
翻過來一看:作者——浦原喜助。
  
很後悔在上次中央四十六院的是否受理浦原喜助的回歸申請聽證會上投了贊成票啊
……  
不過轉念一想:只要把這個消息放出去,這傢伙就算能活著回來,等待他的也將是地獄般的日子。
  
畢竟是12位隊長級人物積累了500年的怨念啊
~  
我真聰明。
  

N
  
真希奇,今天浮竹居然來吃早飯了
……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