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染的創作日記

第一日
稀飯,又是稀飯!
我發誓要殺了透露給我假線報的那個刑軍忍者。
憤憤地橫了十三隊的空位一眼。
浮竹這傢伙又藉口生病遁走。
生病?哼,昨天害我、市丸和東仙輸到裸奔的傢伙到底是誰!
虧這小子一邊數錢一邊信誓旦旦說什麼“俗話說,牌場如戰場。雖然不能在麻將桌上和各位有財同享,不過大家兄弟一場,下了麻將桌絕對有難同當。”
虛偽,實在是太虛偽了!

第二日
倒楣的時候涼水都能塞牙縫。
這話說得太對了。
繼前天被浮竹掃蕩小金庫,昨天被“廢棄早餐稀飯制”的謠言欺騙之後,今天檢討書又沒通過。
慘絕人寰啊,這已經是第三版了。
山本老頭,作為一個團隊管理者(因為我也是),把事做得如此之絕是非常危險的……
再讓我重寫我就跳槽虛界!

第三日
黑著臉磨禿了第2007只毛筆後,我總算參透了為何我的檢討書屢遞屢拒。
那就是——身為靜靈庭十大傑出青年的我,根本沒有寫檢討書的經驗。
靈機一動,想到了經常被亂菊罰跪搓衣板的市丸。
古人雲:大丈夫能屈能伸。
決定去不恥下問。
市丸態度很好,說今天把底稿留下讓他先研讀一下,明天早上給我出個整改計畫。

第四日
第四版檢討書終於定稿了!
俗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市丸那小子的建議果然夠專業。
整整十二頁,頁頁都用紅筆圈圈點點。
寫得好的地方打波浪,不好的地方畫叉叉——一目了然。
末了,他精闢地指出文章的問題出在定位——不瞭解市場需求,就永遠寫不出讓讀者滿意的文章。
所謂十年磨一劍——市丸這麼多年的搓衣板果然不是白跪的啊。

第五日
早上,前腳剛踏出五番隊,後腳就落到了一塊西瓜皮上。
摔倒——還好沒人看見。
趕緊爬起來。
一邊抖掉衣服的灰塵,一邊感歎掃地雜兵營的那群傢伙們果然是中看不中用啊——這都是市丸幹的好事。
迅速瞬到一隊。
在把檢討書塞進門口郵筒之前,我忍不住在心裏cross了一下我的fingers:一定要通過啊。
(不明之處參見“一個靜靈庭掃地雜兵的自白”第一篇)

第六日
常年“臥病”的浮竹居然來拜訪我。
太反常了。
肯定有陰謀。
啊,是了——難道被他洞悉了我、市丸、東仙秘密約好了今天要在我家鬥地主?
這傢伙來插一腳的話豈不是又只有麻將了?
浮竹,一周掃蕩兩次——不帶你這麼狠的吧?
抗擊旅禍的時候怎麼沒看你這麼積極過!
馬上打開靈壓和東仙市丸私聊,3秒後達成共識——今日活動取消。
這時,浮竹裝作輕描淡寫地問我有沒有見到一個迷路的掃地雜兵。
想起昨天門口那塊沒有被清掃的可疑西瓜皮——該不會浮竹懷疑掃地雜兵失蹤事件和我有關吧?

……
第N日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難道旅禍們從良不再闖禍了嗎?
難道話多的掃地雜兵不搞創作了嗎?
難道《靜靈庭早報》八卦版停刊了嗎?
難道現世的同人女們停止YY了嗎?
總隊居然清閒得無事可做無文可讀至此——他回函說這一期的檢討書寫得很精彩,希望我再接再厲,他期待下一期!!!
把印著一番隊公章的信封仔細鋪平了放在地上。
我抬起腳來,狠狠地踩踩踩——這日子實在沒法過了!
絕對要移民虛界!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