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獅郎的加班日記

第一日
昨天準備就寢的時候,一角趴在十一番隊的圍牆上探了個頭。
他咬著把牙刷含糊不清地問我最近又沒有看到更木劍八。
言簡意賅地回答:沒有。
話說劍八于一周前得知了明天要改革稀飯制的小道消息。
為了避免因為迷路錯過靜靈庭劃時代的一刻,患有嚴重的導航功能障礙的劍八英明地決定笨鳥先飛——提前了一周向食堂出發。
一角一面撐著頭抱怨多半隊長又迷路了,一面很自然地把混合著牙膏泡沫的漱口水吐到我們隊的花壇裏。
咬牙切齒發誓要教訓他!
今天,小道消息被證實純屬謠言。
靈機一動,悄悄告訴坐在我旁邊滿臉掛滿黑線的劍八:接到匿名線報——這消息其實是你們隊一角放出來的。

第二日
下午的時候,亂菊居然沒有翹班。
問她為何如此反常。
她說市丸近來長籲短歎,為他的智商而煩惱,問我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不要再在她耳邊嘮叨這個了。
故意裝出悲天憫人的樣子:回去告訴市丸,讓他面對已經過了生長期這個事實吧,他已經沒有機會再發育了……
結果,亂菊說隊長你誤會了,市丸鬱悶的是為什麼他的智商會如此之高。
想了想,對亂菊說:回去告訴市丸,他太杞人憂天了。

第三日
今天天氣真好。
決定去西大門批發西瓜。
路過五隊,想到了雛森,於是進去叫她一起去。
敲了半天門,雛森才出來。
她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一邊打哈切一邊向我抱怨:昨天晚上藍染大人突發奇想要搞創作,要她幫忙磨墨,這一磨就到了淩晨三點,實在沒精神和我同去。
無語,只好獨自去買西瓜……
哼,藍染這傢伙,別以為戴個眼鏡就成了文學青年了。

第四日
亂菊說雛森在今天的副隊長級會議中睡著了,似乎是由於最近熬夜的關係。
很生氣,發誓要教訓藍染一下。
回到辦公室後,我以5番隊門口的地板分佈為模型建立概率方程式,成功找到了被踏幾率最高的三塊地板。
趁著夜色偷偷跑大5番隊門口,放了三塊新鮮西瓜皮在目標地板上。
為防止西瓜皮被精力旺盛掃地雜兵掃走,我很聰明地用一張亂菊的照片賄賂了負責5番隊大門口的那個傢伙。

第五日
巡邏時碰到銀,他莫名其妙說了吉良很多好話。
看來“三隊隊長與副隊長關係曖昧”的八卦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突然想起辦公室裏還有一大堆入隊申請表等我拒簽,於是和銀告別。
回到辦公室,看到亂菊又在對著視窗的柿子樹發花癡——想必還被市丸蒙在鼓裏。
覺得她很可憐,於是決定把她這個月的翹班費留到下個月扣。

第六日
浮竹隊長問我有沒有見過一個迷路的雜兵。
這種體恤群眾的精神讓我非常感動。
鑒於靜靈庭每天都會發生“掃地雜兵離奇失蹤”的靈異事件,實在不知道他說的是哪一個。
又走了幾步,看到涅在十番隊門口蹲點,準備逮人拉家常。
正在傷腦筋怎麼才能不被涅逮到的時候,市丸突然出現在街角拐角處。
於是,這個懶到連走路都閉著眼睛的傢伙自然就被埋伏在此的涅守株待兔。
天助我也!
趁著涅扯住市丸衣角喋喋不休的時候,我大搖大擺回到了十番隊。

……
第N日
平心而論,市丸幫我招募的文秘辦事效率的確過人。
可惜,即便如此,入隊申請書過剩這個嚴峻的問題依舊困擾著我——再這麼下去,我早晚得蓋章蓋出帕金森綜合症。
俗話說釜底抽薪,方能一勞永逸。
為了不再被入隊申請書淹沒,(想到市丸的種種緋聞)同時也是為了我的副隊——松本亂菊的幸福。
作為一個有責任心,更有愛心的領導——我有必要把亂菊找來談談:亂菊,做人要厚道——早點去把證辦了吧,市丸沒名沒份地跟了你這麼多年,多不容易啊……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