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漂流記

    "你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材!"
    "什麼?!你這個陰氣沉沉的蝮蛇有什麼資格罵我?!"
    "如果不是你這個笨蛋要玩什麼衝浪我們哪至於連最後一根救命木頭也保不住?!現在好了,大家就在這繼續泡海水浴吧噝~~~~"
    "我又不是故意的,"自知理虧的桃城聲音小了下來,"還以為可以乘著浪勢把我們沖回岸去,我哪知道大家連根木頭也抓不住......"
    "說時說,"桃城的聲音又大了起來,"如果不是越前我們現在還坐在木筏上面呢!"
    聽到桃城的指控龍馬的脖子"啪嗒"的僵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的轉過頭去:"我也不是故意的,可是如果不是英二前輩我們不是應該坐在救生船上面的嗎?"
    "!小不點!"被戳著痛處的菊丸急得大聲叫起來,"人家哪里知道那個塞子那麼重要嘛!可是如果不是不二我們還用得著上救生船嗎?!"
    大家轉頭瞪著不二.
    "對不起啊."不二無辜的笑臉上看不到半點內疚的樣子.
    大家汗~~~~

    三個小時前----
    "想不到我們今天還真的能出海,看來之前大家都是為了這個目的才拼命去爭取比賽的勝利的呀是不是手塚?哈哈哈----"
    "0,看來是這樣沒錯."站在大石旁邊的手塚淡淡的應著.
    甲板上其他人有的在曬太陽,有的在釣魚,還有的在為一點小事爭吵不休.
    不二溜進船長室:"河村----"
    正在掌舵的河村回過頭來:"是不二啊,怎麼不在上面玩?"
    ",我想看看你開船的樣子."不二笑眯眯的說.
    "哈哈哈,那有什麼好看的,我只不過跟借船給我的伯伯才學到一點皮毛而已."河村不好意思的說.
    "才不是呢,河村你掌舵的技術還蠻熟練的嘛."
    ",不二你太誇獎我了."河村摸摸腦袋,"對了,你能不能先幫我看一下,我去拿點東西過來."
    "好啊."不二答應得很爽快.
    河村剛轉身,"?這個棍子是做什麼用的?輕輕一拉就出來了,很好玩呢,呵呵呵."
    河村猛地回過頭,腦後頓時冒汗:"不二,那個是,操縱杆......"
    "?原來是操縱杆啊,還真是脆弱呢,,......"
    
    "幸好這艘捕魚船上還配備了救生船,不然我們會被海水沖到哪里去也不知道."手塚扶了扶眼鏡.
    "好沒意思哦,這樣就要回去了嗎?"菊丸掃興的嚷嚷.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算了英二,我們下次再來吧."大石安慰他.
    "對不起了大家."不二微笑著道歉,其他人不好再說什麼,一一上了救生船.
    河村和桃城劃著船,菊丸抱著後腦勺打了個哈欠,然後無聊的四處張望."?"忽然發現海堂的腳邊有一個圓形的閃光的東西,不禁好奇的爬過去撿."嘿咻"還用了點勁才能把它拔起來."大石,你看這個東西是不是有點象塞子?哈哈哈----"菊丸興高采烈的轉過頭去向大石展示他手中的"寶貝".
    "還真是象呢,哈哈哈,,......"
    突然間所有人臉色大變.
    "傻瓜英二,那本來就是塞子啊!"大石大驚失色的撲過來,"快把它塞回去!"
    海水正從洞口"咕嘟咕嘟"的湧進來.手忙腳亂的菊丸冷不防被撲過來的大石絆了一腳,手中的塞子在空中劃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不要----"大家絕望的叫起來.

    "對不起."坐在木筏上的菊丸垂頭喪氣的向大家道歉.
    "前輩們還真是冒失呢."龍馬淡淡的說.
    "算了越前,英二也不是故意的,至少我們還有木筏."手塚冷靜的說.
    "喂蝮蛇,坐過去點,那麼親熱幹嗎?"
    "誰跟你親熱啊,你才應該坐過去點噝~~~~"
    "MOMO前輩別擠啦,我要掉下去了."
    "......"
    人多地方少,矮小的龍馬被擠得氣喘吁吁.不行,跟這兩個笨蛋前輩坐一起我遲早會被擠下海的.龍馬正想著忽然覺得手指好象觸到了一根繩頭,有了,拿它綁著自己好了.龍馬伸出手就去扯繩子----
    "嘩啦"
    "撲通"
    "----"

    大家扶著最粗的一根浮木瞪著龍馬.
    "對不起."龍馬不太情願又不得不低下了頭.
    "----關係,至少,我們還有一根木頭."手塚臉色發青,幾乎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聲音.
    "快看啊,有大浪過來了!"桃城忽然興奮的叫起來.
    "那又怎麼樣噝~~~~"
    "你這個笨蛋知道什麼,我們只要抱著木頭乘著浪勢就能回到陸地上去,就象玩衝浪滑板一樣啊."
    "能行嗎?"大家面面相覷,會不會這麼簡單?
    "一定行的,相信我."桃城自信滿滿的拍著胸脯.
    大家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推著木頭向大浪遊去.
    "左邊!"
    "笨蛋!是右邊啦!"
    "左邊才對!"
    "右邊!"
    "......"
    大浪歡快的過去了.
    海面一片靜默,只有九顆腦袋在浮浮沉沉.
    "這下,我們連最後一根木頭也沒有了."乾冷靜的宣佈.
    於是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
"大家別怪不二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只能說那個操縱杆實在是太脆弱了."大石維護不二.
"對不起,出海前沒有好好檢修船上的設備,是我的責任."河村垂頭喪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河村,我只是,我只是想說......如果我們沒有出海就不會出事了,,......"
"出海是手塚作的決定."乾在一旁提醒.
"----我也不是怪手塚啦!"大石急急的解釋.
"提出這個方案的好象是乾前輩吧."龍馬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
"......"
"所有人,"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做聲的手塚冷冷的開口了,"給我向左前方向游1000."
"什麼?!"大家嚇了一跳,這個時候還要受罰?
"手塚,現在這個環境好象,有點不太適合吧......"大石陪著笑.
"那邊有個小島你們沒看見嗎?"手塚面無表情的指著左前方,"還是你們想繼續泡在這裏?"
原來是這樣,大家松了一口氣.

"怎麼這麼久還沒到啊,我都快遊不動了啦."菊丸喘著氣有一下沒一下的劃著水.
"加油啊英二."大石的聲音在前邊遠遠的傳來.
"說的容易,自己遊得那麼快."菊丸小聲的嘀咕.
"還有我陪你啊英二."不知什麼時候不二遊了過來.
",還是不二好啊."
"唔咦?"不二忽然停下來,眯起眼睛往後看.
"怎麼啦不二?"菊丸也停了下來好奇的往回看.
不二忽然咧嘴一笑,指著某處的一個黑點,"英二快看,那邊有個三角形的東東正在向我們遊過來,三角形的耶,是不是很有趣?"
"哈哈,還真的是呐,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根據我的資料顯示,這一帶的確經常有長著三角鰭的生物出現."乾忽然從兩人身後冒了出來把他們嚇了一跳."這種生物叫做----"乾的眼鏡反了一下光,"鯊魚."
"哈哈哈,原來是鯊......?"笑容一下子僵在臉上,菊丸腦後開始冒汗.
"----鯊魚鯊魚鯊魚來啦----我不要被吃掉啦----"菊丸閉上眼睛拼命的劃水,一瞬間已經把所有人拋在身後.大家先是一楞,回頭看看那個越來越接近的"三角形","----",所有人也跟著拼命劃起水來.

兩個小時後----
"手塚,周圍我們都看過了,這個島完全沒有人居住,而且附近也看不到有船隻出沒的樣子."大石憂心忡忡的報告.
"那就是說我們已經流落荒島啦?如果沒人救我們那我們是不是要在這住一輩子?"菊丸開始有了憂患意識.
"怎麼可能,"乾扶扶眼鏡,"當年魯濱遜流落荒島也只是才住了282個月零19天而已,最後還是被救了啊."
"28,2個月,,19?"海堂喃喃的重複.
"在這個無人的荒島?"河村難以想像.
"不能刷牙?"菊丸呆呆的說.
"沒有漢堡?"桃城眉頭緊皺.
"沒有芬達,也沒有卡魯賓."龍馬面無表情.
"好可惜,早知道把裕太也帶來好了."不二一臉的遺憾,大家汗啊~~~~
"也沒有蔬菜汁."乾深有同感的點頭.(這是唯一值得慶倖的地方,大家想)
"手塚(社長)----"大家一致求助似的看向社長大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閉著眼睛在沉思的社長大人終於開口了.
"是這樣的話......"大家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嘴型.
"越前,"手塚忽然抬頭望著他,"那你只能成為這個荒島的支柱了."
"啪嗒"全體倒地.

"手塚,天快黑了,我們該怎麼辦?"
",大家先去撿些木頭回來生火吧,一來可以烤衣服,二來也可以嚇退那些可能會出現的野獸."手塚冷靜的佈置.
"哇好厲害哦還會有野獸,是不是那些平時在寵物店裏輕易看不到的動物啊?呐手塚?"
看著菊丸一臉的興奮,面無表情的手塚眉頭抽搐了幾下,"大石----"
",我知道了."大石過來一把拎起菊丸的衣領就走.

",差不多了,現在剩下的問題是,誰來生火?"
"嘿嘿嘿----"大家一致的看向河村.
",幹什麼?"河村看著這群笑得很陰險的人們開始冒汗,下意識的往後退.
"河村(前輩)----"七根木柴塞了過來.
"啊啊?BURNING----"
"?怎麼沒有火光出現?"桃城一臉不解的上前對著河村左看右看,還伸出手指戳了戳.河村無語問蒼天啊~~~~
"你們在幹什麼?"手塚抱著手臂淡淡的問.
"當然是讓河村前輩BURNING為我們生火啊."桃城理直氣壯的說.
"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河村是人體打火機?"手塚用看白癡一樣的表情不予置信的看著他們.
"也是,好象......是不太符合邏輯,,......"大石醒悟過來.
"那要怎麼辦?我們可是沒有火柴和打火機哦."大家望著社長大人.
手塚轉過身去,然後遞給河村一根細細的圓木棒:"河村,是時候了,讓他們看看你BURNING的真正力量."
"啪嗒"全體再次倒地.
"什麼呀,還說我們白癡,社長還不是做著同樣的事情?"桃城摸著發痛的腦袋.
"可是,社長的表情......很嚴肅呢......"龍馬咽了一口唾沫.
"手塚......"
"結合你打波動球時的力量和BURNING時的氣勢,你一定行的."
"喂越前,有沒有覺得這個氣氛好象很凝重,我們不是只要生個火而已嗎?"桃城在龍馬耳邊小聲說.
"不知道,好象還有其他事發生似的."
"0,我知道了手塚."河村接過木棒,"----啊啊----BURNING----我鑽我鑽我鑽鑽鑽......"
"做得好河村!成功了!"
"是呐手塚."
一陣冷風吹過----
"......"
"什麼呀,原來只是......鑽木取火啊."
"手塚太誇張了."
"這個笑話好冷."
"......"

一群人圍著火堆在發呆.
"沒有電視看,好無聊哦."菊丸打了個哈欠,無精打采的說.
"也沒有遊戲玩."河村也悶悶的.
"難道我們一定要在這大眼瞪小眼嗎?"不二微笑地問.
",不如我們來講故事好了."大石興高采烈的建議.
"講故事嗎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