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丸拔牙惡搞
訓練結束後,青學的正選隊員們在龍崎教練的威脅下,不甘不願的遵照所謂的“同學友愛,隊友關懷”原則,齊聚在了某牙醫診所的走廊裏……
好不容易把拼死掙扎的菊丸塞到了牙醫的探診臺上,累出一身虛汗的眾人還沒來得及喘口氣,牙醫的診室內就傳出了貓貓淒涼的慘叫聲:“我不要補牙啊啊啊啊——”當這類聽得人心裏也忍不住泛苦水的哀鳴持續了一刻鐘後,牙醫滿臉青筋暴起的推開門,冷冷的吩咐呆立在外面等待的青學諸位正選們:“你們!來個人幫忙叫他老實點!他這麼折騰下去,根本無法補牙啊!”
“……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低頭看了一眼手錶,乾漠然的提醒不為所動的眾人。於是,大家的眼光不約而同的射向了青學的保姆,菊丸貓咪的搭擋——大石秀一郎。
“……不、不好意思!耽誤大家時間了,我立刻就去勸英二趕快接受治療!”摸著雞蛋頭歉意的笑了笑,青學傳說之菊丸拔牙事件就此拉開帷幕……

第一局 大石VS菊丸
打開牙醫診室的大門,大石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治療椅上,可憐兮兮的貓貓。同情的歎了口氣,溫柔的笑容劃開,大石娓娓勸道:“英二,不要給醫生填麻煩了哦,乖乖的接受治療,一會兒就好了。”
“……可是……很痛的……”
“痛也沒辦法啊……忍一忍吧……”
“大石!虧我們還是黃金搭擋呢!你就如此狠心看我的牙齒被那鋒利的錐子深深的鑽進去,被那刺骨的痛整得生不如死,被那要把腦漿也擠出來的……”(以下省略五千字)
三分鐘後……
大石哭著沖出了診室……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英二!身為黃金搭擋,我竟然看你遭受如此的痛苦卻無能為力……我對不起你啊英二……我是個失職的副部長,我沒資格做你的搭擋……我算什麼PARTNER!連注意到你的痛苦的職責都完成不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第一局,大石OUT,牙醫依舊無法下手。

第二局 不二VS菊丸
“……真是沒辦法啊。”微笑著搖了搖頭,不二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下緩緩站起身來,優雅的推開門,對著裏面嚇得臉色蒼白的貓貓和煦的笑道:“英二,大家都很擔心你哦,乖乖的,治療結束就不痛了,我請你去吃你最愛吃的桃子聖代好不好啊?”
“不二……”仿佛看到了救星,菊丸顫抖著向他伸出細瘦的手腕,順便推開強壓著自己,想要把探針塞到自己緊閉的嘴裏的牙醫:“救我……”
“啊?”不二奇怪的歪歪頭,還不等他想明白對方的意思,貓貓就用令人血脈暴張的形容詞控訴起來:“這個人,他、他欺負我……他非要把他那個尖尖的東西塞到我的身體裏,還說要把通道弄得大一點才好……還說第一下很痛,但多戳幾次麻木後就好了,還要我張開得大一點來配合他……還說不論我怎麼哭泣都沒有用,他一定要進入我的身體裏看一看,感受一下好選擇用多大的東西來弄我……我那裏那麼窄,他那麼大的東西肯定是塞不進去的!一想到還要出好多血……不二……救我……”
“……”微笑僵硬在清秀的臉上,不二平靜的站在原地,但手卻開始無法抑制的抖動起來。
“救我!不二……”
“……”冷冷的轉身,開門,出來,關門。不二在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視下,穩步走向了自己的網球包,緩緩取出其中最重的一隻金屬球拍來,轉身準備進去。
“不二?你拿網球拍進去做什麼?”好奇的攔住他的路,河村問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惑。
“……我要殺了他。”溫文爾雅的微笑著,不二突然睜大眼睛,寒光四射的握緊兇器,向著大門一步一跺的走了過去:“竟然敢對我的英二下手!我要殺了他……呵呵呵呵……我要把他凍成冰塊沉到北冰洋裏……”
“啊啊啊啊?!不二前輩——住手啊——”
“住手!冷靜!不二——”
“那是犯罪啊!不二——”
第二局 不二OUT,牙醫背後泛起一股寒意……

第三局 越前VS菊丸
回頭瞪了靠著牆閉目養神的越前龍馬一眼,桃城邊按住爆走的不二周助,邊抱怨:“我說越前啊!好歹你也進去勸勸菊丸前輩嘛……”
“麻煩,不要。”眼都不抬的,龍馬冷冷拒絕執行。
第三局 越前棄權,牙醫鬱悶中……

第四局 河村VS菊丸
“那麼……我就勉強試試看吧……”趕鴨子上架般被推到門外,老好人河村憨厚的笑了笑,膽怯的低下頭準備走進去,然而卻被越前叫住了:“河村前輩,接著!”順手把網球拍丟到河村手裏,越前滿意的看到握住球拍的對方眼中燃燒起青春的火焰!
“GREAT!BURNING!牙醫算什麼!來吧!哈哈哈哈哈——”
大力砸開門,河村沖進診室,對著面面相覷的牙醫和菊丸吼道:“青春是不畏懼任何的!BURNING!OK!來吧!英二!不要被小小的牙醫所打倒!補牙EASY!我什麼都不怕!哈哈哈哈哈——”
“……同學,你的第二顆下門牙似乎需要補一補了,正好,你不怕的話就來給你的同學做個榜樣吧,上臺子……”職業病的注視著張大嘴的河村,沉默了片刻,牙醫一本正經的介面道,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河村押上了診台……
一分鐘後……
“痛痛痛痛痛痛——牙醫太可怕了——啊啊啊啊啊啊————”河村媲美光速的沖了出來,像慧星般隕落在大家的餘光中……
第四局 河村OUT,牙醫更加鬱悶中……

第五局 乾VS菊丸
“嘿嘿嘿嘿……終於到我出場了。”陰笑著冒出頭來,乾端出一杯泛著綠光的膠狀物,詭異的走入門內:“為了今天而研製的乾式勇氣提升蔬菜汁終於派上用場了!只要英二喝了他,就一定不會再……嘿嘿嘿嘿……”
幾秒鐘後,屋內傳來了菊丸中氣十足的恐嚇:“我倒要看看現在誰敢動老子的牙——”
“……呃……至少勇氣提升的效果是達到了……”在眾人的白眼下,乾不為所動的推樂推眼鏡,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第五局 乾OUT,牙醫陷入了被大貓威脅的尷尬境地……

第六局 桃城、海堂VS菊丸
皺著眉頭,聽不下去牙醫的哀號聲,手塚轉頭,對人高馬大的兩位二年級正選吩咐:“你們,進去壓住菊丸,協助醫生把他的牙補上。”
“……不是吧!”
“……CHI~”
扭曲著表情,桃城和海堂一百個不願意的垂頭喪氣進了診室!
“菊丸前輩,拜託你老實點好不好啊——”
五分鐘後……
診室的門被推開,桃城和海堂滿臉黑線的飄出來,哀怨的望了一眼部長大人,有氣無力的雙雙抬起頭來,露出兩張被憤怒的貓爪撓成破布的臉……
“……對不起……任務失敗了……”
第六局 桃城,海堂OUT,牙醫徹底抓狂了……

搶七分之第七局 手塚VS菊丸
“……看來還得我出馬了。”默默地喃了一句,手塚擰起眉頭,挺直身體,大步走向了診室!幾秒鐘後,緊張的部員們看到了酷酷地邁出診室大門的手塚,並疑惑著他背後那死一般的寧靜……
“部長?!”乾開口。
“解決了。”手塚回答。
“啊?!不虧是部長啊!真的能叫菊丸前輩也乖乖聽話!”桃城歡呼。
“手塚,果然還是比不上你啊……呵呵……”不二微笑。
“那個……手塚你是用什麼方法……”大石擔憂。
“我告訴他,他青學正選的資格被取消了。”冷冷的吐出答案,手塚側開身,方便大家看到診室裏完全石化,大腦處於空白狀態的菊丸正乖乖在被醫生補牙。
“CHI……”海堂畏懼的縮了縮,明確的感覺到了部長手段的恐怖。
“喂!補完牙之後怎麼辦?菊丸前輩一直處於彌留狀態也可以嗎?”壞笑著推高帽子,越前突然開口,提醒被大家遺忘了的善後工作。在沉默了半晌後,手塚毫不猶豫的冷冰冰回答:“之後怎麼辦,沒想過。”
“啊啊啊啊?!不是吧!英二!你振作啊!!!!”目瞪口呆的張大嘴,大石在反過味來後,心急如焚的撲向了診室,推開牙醫拼命的搖晃沉浸在恍惚狀態的菊丸。然而後者只是像被吹走了靈魂的空殼,毫無反應……
“不是吧!天啊!菊丸!下周還有比賽啊!怎麼辦啊!!他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哼。”就在眾人手忙腳亂的給菊丸回魂中,越前突然冷笑了一下,瞪了面部僵硬的手塚一眼,淡淡的評價道:“MADA MADA DANE……”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