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網球初學者的控訴信
                                ------------------------木子裏路
人見人愛,車見車載,啤酒見了也開蓋的華麗的表姐殿:

跪拜參見!

自從三日前得知表姐你將要留學日本之後,表弟我三天來都一直欣喜若狂地扣謝天地,因為——雖然你是我唯一的表姐,但我也不得不告訴你——我終於可以擺脫你帶來的噩夢生活了啊!

還記得嗎?你曾不止一次的對我說過:踢足球頂多當個“足球小將”,玩籃球頂多成個“灌籃高手”,打棒球也不過是個“棒球英豪”,只有打網球,才能成為女生心目中的“網球王子”。雖然我不知道打網球和“王子”之間有什麼淵源,但在你的威逼利誘下,我還是在考上大學第一個星期選擇了“網球”這項健身運動(雖然我現在已經把網球當成了熱血武鬥運動了),沒想到這卻成為繼高考之後我最恐怖的噩夢的開端。

首先,有那麼種類的網球拍供你選擇你卻送了把大紅色的圓不圓方不方六邊形不六邊形的畸形網球拍,還非要在柄端貼上個“R”的白色字母——我不知道表姐你的語文水準如何,但我可以肯定你的拼音沒怎麼學好,因為我的名字裏絕對沒有出現過“R”或者類似“R”的字母。

還有,你甚至想把球拍綁在撐衣竿上讓我練習什麼長柄網球拍得必殺技!表姐,我的確很崇拜關二爺,但也決不想在網球場上擺出如同關公耍大刀的擊球姿勢——那麼長的柄,估計也只有你說的那個什麼“六角中學”的那個誰誰才會使用吧?

另外要說的是服裝問題,雖然打球時的運動服也是表姐你送給我的,據說也花了不少銀子。但你送不起耐克阿迪達斯等國際名牌貨,至少也要送件款式新潮的雜牌吧?可你看看你送的,藍白色的翻領運動衫,樣式也是N(N大於5)年前曾經的流行款式,再看看牌子,叫什麼“SEIGAKU”——這可是我20年來也沒聽說過的品牌啊——你說中文叫什麼“青春學園”吧?天啊,現在還有起“青春學園”這種土得掉渣的如“李美麗”“金英俊”的名字嗎?

當我每次被你逼著穿上那件可怕的衣服去網球場卻被女孩子們用滿懷愛意的目光注視,或者被她們的手機時,你知道我多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嗎?——我一世的英名就被那件衣服給毀了~~~可你居然說那些女生是在注視你送的那件霹靂無敵宇宙大帥衣!你表弟我好歹也是玉樹臨風一表人才,怎麼可能被一件衣服搶了風頭?還有,為什麼每當我穿這件衣服的時候,你都向你身旁的女孩子這麼介紹我:“這是我的表弟ECHIZEN RYUMA,初中一年級。”淚,我沒有那麼古怪的英文名字,更是在三年前就已經初中畢業了。。。。。。

記得還有一次,你愣要我在右臉上貼一塊長條型的狗皮膏藥,還說這叫什麼經典“菊丸”造型,不僅弄得我的臉癢癢了幾天,還害得陪我打球的球友都以為我早上刮鬍子刮破了臉!
對了,提到球友我不得不轉述兩個球友的話。表姐,請你每次見到那個左撇子“眼鏡”不要再一臉花癡地叫他“手腫”可不可以?你知道打網球的人都很重視手的。如果手腫了的話是很嚴重的!求你不要再詛咒它了~

另外我知道周助長得不錯,但也請你不要當著他女朋友得面對他亂放電,OK?也不要亂叫他“不二”——我會被周助亂球砸死的!因為據說周助的女朋友只允許自己叫他“不二”,你這樣很容易引起她的誤會啊!不過表姐為什麼也會知道這個秘密外號呢?順便告訴你,自稱溫柔可愛小鳥依人的表姐你每次喊“手腫”或者“不二”的時候氣勢足可以媲美壺口瀑布的萬馬奔騰!

除了以上幾點之外,最可怕的還是你近乎魔鬼的嚴格要求,什麼單腳小碎步、抽擊球B、月亮截擊、零式削球、破滅的圓舞曲等不知從哪里找出的網球特技,要求我在一個月內學會!表姐,我是在打網球,不是在玩格鬥遊戲!
你甚至給我設計了一招更絕的,先用什麼“巨熊回擊”將球打回,然後球落地後不僅沒反彈而還像蛇一樣貼著地面溜走——這叫什麼“燕回閃”,最後球借助逆風回彈到我的手中——這是“百鯨”,你喜滋滋的給起了個招名叫“FUJI SYUSUKE”,我倒覺得什麼熊啊燕啊大鯨魚啊都齊全了,還不如叫“動物園”比較好吧?

為了我能夠使出這些出神入化神出鬼沒的招式,你也給我制定了暗無天日的訓練菜單,每當我懇求擬減少訓練時,你總是一臉冷酷的又加上更多的訓練——你說這是“部長”交到你的(“部長”是誰?),更讓我痛不欲生的事,你不知從哪里搞來什麼超級噁心的“混合蔬菜汁”,還不時弄出諸如“紅醋”“藍醋”豪華升級終結版的懲罰之茶,表姐,你知道我多想掐死你嗎?但是,每次每次,你都語重心長的拍著我的肩膀說:“表弟,成為青學的支柱吧!”擺脫,青學又是什麼東東啊?


表姐,我不知道你到底會不會打網球,但你的網球創意非常非常先進,到了現在,我可以肯定你所說的那些非人類的招數只有非人類才可以使得出來,他們肯定是精通劍道、柔道、空手道、古武術、體操、拳擊、籃球、高爾夫、橄欖球等各門各派的武林高手!至於你所提到的那個可以曲體前空翻加空中翻騰兩周班加轉體360度的超級人材,一定是披著地球人外衣的外星人啊~~~除非我能被神靈附體才可能達到你要求的標準吧?
不過表姐你也別灰心,這兩個月的特訓還是有成效的——你要求我美打一球都要喊一個招名,我現在已經養成了不喊招名就接不到球的好習慣(順便可以恐嚇對手。。。。。。),你也可以安心的離去了吧?

對了,為了練習你所說的抽擊球B,我已經磨破了三條褲子和兩雙運動鞋,記得在出國前給我報銷費用!

自後祝表姐你一路順風,三兩年內別回國了,如果能在日本定居就更好了,上帝保佑,阿彌陀佛!

PS:聽說你想到日本見一個叫做“許斐剛”的人?他是誰啊?我未來的表姐夫嗎?哈哈,我不會告訴舅舅舅媽的,我也不要保密費,只要你不要從日本再給我寄什麼“青春學園”牌的服裝救可以了!
                                                你的終於可以脫離苦海的表弟
                             (動漫週刊056期)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