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學學園祭網球部cosplay秀紀實

BY:applefang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話說又到了青學一年一度的學園祭,只見窗外櫻花飄飄,陽光明媚,不由得讓正在為今年的活動絞盡腦汁的手塚部長大人也開始感歎起青春的美好。當然,他的臉上素8會表現出來滴~於是我們看到的還是那萬年8變的冰山臉,對看一張雪白雪白DI紙~紙的抬頭上寫著這麼幾個大字:

青春學園男子網球部**年學園祭企劃書  部長手塚國光

時鐘從3點走到4點。

從4點走到5點。

手塚快要抓狂。他想起前年大和部長主持的網球部學園祭,主題叫做“味之網球”,原意不過是想提高一下大家制做飯團的水準,結果全部的人都傾倒在不二的芥末團子和乾的蔬菜汁團子下,三小時內無人能站得起來。去年所有人跟著菊丸練跳舞,他一個前空翻和乾來了個彈性碰撞,撞得一地眼鏡片晶晶亮,乾居然跟他分析他的加速度和運動方程,結論是如果他的速度再慢20%,角速度再大10%,不計空氣阻力和附加進動的話,眼鏡完好的概率可望從3%提高到12%。但不管是百分之幾,眼鏡碎掉終究是既成事實。於是他那天只好瞪著一雙看什麼都鏡花水月的大眼睛走出校門,鬱悶地聽見周圍不斷傳來女生的尖叫。

從5點走到5點半。

正在手塚絕望地想在那張紙上寫下集體做廣播操或者“跟龍馬學英語”這樣MADAMADADANE的主題時(原諒我們的部長大人,他怎麼看都不像想像力豐富的人),有人敲門。

手塚去開門。

面前站著一個女生,不高不低,不胖不瘦,兩個眼睛,一個鼻子。
穿一身粉紅色的網球衣。

“您就是男子網球部部長手塚國光嗎?”

“是的,您是……”

“我是女子網球部部長路人甲一子。不知這次學園祭,貴部有沒有定下什麼企劃?”

手塚在絕望的深淵裏看到了一絲陽光:”還沒有,貴部有嗎?”

“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們部有一個企劃,想和貴部合辦……”

啊,上天有眼啊!沒讓我在有生之年給這個學園祭整死!手塚感動得淚流滿面。

當然以上的表情只是心理活動,我們親愛的部長大人還是看上去很酷的說:

“這樣啊,我知道了。可以的。”

“那麼先告辭了,具體事宜明天詳談。”

路人甲一子鞠躬出門。門一關,手塚立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到桌邊寫下:

和女子網球部合辦。

然後他發現自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女子網球部要幹什麼呢?萬一是讓他吐血當場都不冤枉的&&&&&或*****,他還不如上次就死在跡部的美技中算了。

居然就這樣答應了。手塚盯著那張紙,看起來面無表情玉樹臨風,其實悔恨得想把眼鏡摘下來掰了。不過也許運氣沒那麼差吧,說不定是一次很有意義的(……||||)活動,促進一下網球部的團結也沒什麼不好……。

手塚這樣安慰自己。



第二天他拿到企劃報告書的時候,第二次想掰眼鏡。

“……鑒於女子網球部的成員姐妹們百分之百是漫畫迷,所以本次學園祭本網球部的主題名為‘我愛漫畫’。屆時將舉行畫展和cosplay秀。畫展作品均為我部成員所作,而cosplay秀將交給男子網球部。……”

手塚突然間很想罵人,但是搜遍大腦都沒能找出半句罵人的話,只好頂著爆起的青筋繼續往下看。


“……cosplay的角色及造型不由本人而是由網球部經理根據各人各自的特點決定,這樣也是為了增加活動的可行性、趣味性和刺激性……”

手塚突然間很想哭,但是搜遍大腦也不記得怎麼哭了。只好顫抖著雙手繼續向下看。

下面是經理給他們分配的角色表。

手塚看完以後昏了過去。一分二十秒之後醒了過來,第一件想到的事是掰眼鏡。

不過那樣他回家就有困難了。何況一千度的眼鏡配起來很麻煩的。最重要的,不知以後還有多少次機會可以掰,現在就掰掉太浪費了。



他把企劃書拿給大家看。

海堂一言不發,脫掉外衣拿了毛巾往外就走。
手塚:你去哪?
海堂:一萬米。

乾和不二相視而笑。
不二:……(微笑ing^^)
乾:……(微笑ing^^)
不二:……(微笑ing^^)
乾:……(微笑ing^^)
不二:……(微笑ing^^)
乾:……(微笑ing^^)
不二:……(微笑ing^^)
乾:……(微笑ing^^)
手塚:……(惡寒ing-_-;||||)

大石:手塚,怎麼了,沒什麼不好啊。
桃城:是啊,哈哈哈。
菊丸:555555……人家不要啦,人家是貓咪啦……55555……

河村:……(僵死狀態)

龍馬難得的沒有說他的口頭禪。

手塚無奈的想這小孩還是Madamadadane啊。

排練的時候女子網球部的經理路人乙二子,一個不高不低不胖不瘦一個鼻子兩個嘴巴,不,兩個眼睛的女生,視若無睹男子網球部處於暴走邊緣的各位,得意萬分地說:

“為了擴大我們的影響,本人決定,邀請外校的網球部成員來觀摩學習我們的活動,至於是哪幾個學校,到時候大家就會知道,這也是為了給大家一個驚喜,相信到時候大家一定會詮釋出一個全新的自己,在外校成員面前展示大家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和青學的風采。”

手塚瞪著乾澀的眼睛想原來眼淚真的是可以哭幹的啊。
終於……終於到了學園祭的時候了。

網球部的攤子前一早的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片。

不只青學的好事者們,還來了N個學校的網球隊。(哪N個一會便知)一看這麼多形態各異品種繁多的帥GG們在臨時搭的舞臺前琳琅滿目一字排開,就連根本不知道cosplay是什麼的女生們,也都一邊尖叫著一邊衝刺而來。登時裏三層外三層把個舞臺圍了個水泄不通。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中,各位他校帥哥不禁面面相覷,人人自危。只有路人甲一子部長和路人乙二子經理等一干始做俑者感動得眼淚滾滾而下:

“5555555……5555……沒想到青學女子網球部也有今天啊………55555……以前讀者一直都以為咱們部只有龍崎櫻乃和小阪田朋香兩個人呢……總算揚眉吐氣了……”

“……路人甲部長!”

“……路人乙經理!”

兩個人相擁而泣,多麼感人的場面啊~

其時痛哭的痛哭,尖叫的尖叫,塵土飛揚,人喊馬(?)嘶,好不熱鬧。苦了後臺青學的各位主角們,越聽越寒,冷汗淋淋,黑氣幢幢(||||)。

海堂終於爆發了:

“——噓~……”

然後換龍馬:

“Mada,mada,da,da,da,dane.."

手塚下了數次決心,終於毅然決然地從板凳上站了起來,威嚴地環視四周:

“大家不要慌張,我出去看一下。”

所有人無比崇敬地看著他們眉清目秀,(表面上)冷靜沉穩的部長邁著端莊的步伐走了出去。

一分鐘以後他回來。幾次深呼吸。

“部長,到底……”

手塚(表面上)傲然地看著他們,表情凝重,聲音低沉:

“……千萬不能放鬆警惕,為了青學的名譽。”

他有預感這是青學男子網球部史上最大危機T_T.

眾人肅然起敬,心想不愧是部長,彼此看了幾眼,一齊深深鞠躬。

手塚表情悲壯,心如死灰。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在一陣劃破長空的喇叭嘯叫聲後,整個青學的上空回蕩著擔任旁白解說的路人丙三子充滿感情的聲音:

“各位,久等了!下面我們精心準備的%%%%****¥¥¥¥!!!……的活動就要開始。首先是小劇場:由大石、桃城、菊丸表演的《桃城太郎》~”

台下的各人咽口水的咽口水,打精神的打精神。

切原:真田,你知道桃城太郎是什麼嗎?
蓮二:在我的DATA裏只有桃太郎。
切原:那個我也知道。

這時候演員上臺。只見大石和菊丸穿著兩件和式睡衣互相攙扶著慢慢走了出來。

旁白:(深情地)“從前有一個老公公和一個老婆婆相依為命……”

大石一臉憂國憂民的表情,菊丸臉色凝重,渾身繃緊,目不斜視。

剛睡醒的慈郎:啊!他們也在睡覺!太好了!
忍足;(把慈郎壓回他睡覺的地方)不要瞎說,人家經費不夠,這樣也是情有可原的……

旁白:(繼續深情地)“……有一天他們在河裏撿到了一個桃子,剖
       開一看,發現一個孩子……”

“哈哈哈哈,那就是我桃城太郎!我是一個又聰明,又活潑,又健康,又可愛的孩子,……”

大家聞聲望去,卻見桃城身穿第三件睡衣從後臺一蹦一跳地出場。跳到前臺,桃城繼續旁若無人滿面紅光的獨白:

“在老公公和老婆婆的精心照料下”(菊丸不由自主地往大石身邊*了*)“我一天天長大了,變成了一個強壯又懂事的少年。”(拍著胸口)“老公公和老婆婆看見了,真是又高興又疼愛。……”

旁白:(汗,小聲地)“那是我的臺詞啊……”

橘杏:(||||……,轉身,對橘)哥哥,我想回去,可以嗎?
橘:(汗)杏……我也想啊,可是,這麼多女生在這裏,我們怎麼出得去。
神尾:杏,我這有walkman.
於是杏便聽著神尾的walkman,神尾則極度鬱悶的看表演。不動峰來得太早,坐在第一排,想不看都不行。

龍馬:不二學長,桃城他……
不二:(開眼)桃城……你……為了不讓我們太引人注目,所以……      犧牲自己是嗎?
龍馬:(感動ing)
不二:(微微抬頭,風吹過~咻~~)但是……恐怕你的犧牲……

臺上。
旁白:“話說桃城太郎長大之後,為了消滅妖怪,帶著飯團子,一個
       人出發上路了。走了N裏路之後,在路上碰到一隻小狗……”

只見菊丸以閃電般的速度脫下那件睡衣,露出一身黃色的毛絨絨的衣服,一個前空翻翻到桃城前面。

“喵~請給我一個飯團子吧~”

台下眾人譁然。
鳳大叫:“不對吧,狗應該這樣叫——”
穴戶及時的堵住他:“長太郎,我知道你能比他演的更好。”

菊丸拿著飯團子,一口咬了下去——頓時,淚流滿面。
不、二、的、芥、末、團、子、

旁白及時跟上:“小狗吃了桃城太郎的飯團子,感動得熱淚滾滾,對桃城太郎說……”

菊丸:(一邊流淚一邊喘氣——因為太辣了——一邊在心裏把換團子的人罵了千遍萬遍)55555……請讓我……請讓我……跟你…一起去……消滅妖怪吧……

台下,觀月:(用扇子掩嘴,莫測高深狀)“這個劇本寫的真不錯,沒想到菊丸連小狗喘氣也演得這麼像,資料要更新。”(CPU快速運轉中)
裕太:哇,太可愛了~!

旁白:“於是小狗就和桃城太郎一起上路。又走了N裏路之後,在路
        
上碰見一隻猴子……”

只見桃城原地不動,菊丸以閃電般的速度脫下那件黃色的毛絨絨衣服,露出一身褐色的毛絨絨衣服。

觀月:(繼續莫測高深狀)原來菊丸脫衣服的速度也這麼快,資料還要更新。(CPU繼續快速運轉中)
裕太:哇,太可愛了~!

“喵……請給我……給我一個飯團子吧……”

柳澤慎也:“猴子不是這樣的DANE!猴子應該是這樣的DANE……”
木更津淳:“你這樣的應該是鴨子DANE……”
柳澤慎也:“不要學我說話DANE!……”

第、二、個、芥、末、團、子、

菊丸:55555……請……請讓我……我……跟你…跟你…一起去……消滅……消滅……

旁白:“於是猴子就和桃城太郎一起上路。又走了N裏路之後,在路
        
上碰見一隻雉雞……”

只見桃城繼續原地不動,菊丸以閃電般的速度脫下那件褐色的毛絨絨衣服,露出一身彩色的毛絨絨衣服。

觀月:……(無語,CPU還在快速運轉)
裕太:哇,太可愛了~(汗)
冰帝這邊。
忍足恍然大悟的說:“哦,原來菊丸這麼可愛啊——”
嶽人一聽,不依不饒的大叫:“侑士你怎麼這樣!明明是我更可愛!”
忍足沒聽見:“……一定是很受歡迎的了,怪不得青學的人給他分配了四個角色。”

後臺。路人甲部長和路人乙經理繼續相擁而泣:“5555555……5555……真是一鳴驚人效果驚豔……為了這三件衣服花了那麼多預算……搞得大家只能穿睡衣上臺……手塚的染發劑也買不起……”

一邊化妝中的手塚緊張萬分,彬彬有禮地問:

“哦?那麼,是不是不用染了呢?”

“啊,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有染發秘密武器,物美價廉,童叟無~欺~”

“是嗎?那麼麻煩你們了。”手塚心裏咬牙切齒,發誓無論這輩子還是下輩子還是下下輩子絕不再碰cosplay,特別是經費不足的cosplay.

菊丸在臺上一邊流淚一邊做金雞獨立狀。還有一個團子……

他抱著必死的信念咬了一口下去。

菊丸的動作突然停滯了。

這,這,這不是——

乾的青醋——

看著菊丸的臉色由青轉藍,由藍轉黑,台下突然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連那個BT的旁白,此刻也正好在喝水,結果菊丸就保持著這個上體前傾,右手拿著還在嘴邊的團子,左手向後伸平,一條腿站立的姿勢,沉默啊,沉默——

有句話說得好,不在沉默中戀愛,就在沉默中變態。

而我們的菊丸這麼可愛怎麼會變態呢?所以最後的結果,全場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雉雞菊丸撲向睡衣大石:

“哇……不幹啦……他們都欺負我……55555……555……只有大石最好了,大石今天陪我去約會吧……我再也不要吃這種東西了……大石給我買最新口味的牙膏吧……”

然後大石媽媽滿頭大汗地一手抱放聲大哭的菊丸一手拖做“日本第一”狀石化中的桃城,極其敬業地謝幕,退場。

剛剛反應過來的旁白:“這是多麼感人的一幕啊!大家給點掌聲好不好?”

嶽人:“侑士我們今天也去約會吧?”
忍足:“我們一起來看這個BT秀不是已經是約會了……”
話沒說完,頭上挨了重重一網球拍。
 
 
經過一陣忙亂的整理後,旁白清清嗓子,中氣十足地大聲說道:
“大——家——久——等——了!小劇場結束之後,出場的是我們的天——才——”

所有久聞和沒有久聞天才大名的人都瞪大了眼看著出場口。觀月從凳子上蹦了起來。差點撞翻裕太。

“不——二——劍——心——”

只見不二臉上掛著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和剛剛用紅顏料畫上的十字傷,穿著紅色和服和白褲子,雙手抱著一大盆待洗的衣服很快地小步走了出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能發現那衣服是剛剛菊丸的戲服,但米有人注意這個)。

台下頓時響起一片尖叫。“不二學長——————————!”“不二——————我愛你——————!”剛剛看完《桃城太郎》在鬱悶的女生們不禁欣喜若狂,彈冠相慶,痛哭失聲,慶倖這一趟是來對了!

觀月屏息凝視,目不轉睛,心頭撞小鹿,面上起紅雲。(……||||)
裕太一聲不吭,在一旁自怨自艾:“哥哥……果然是天才……我這一輩子都超越不了他了……”

旁白得意洋洋,興奮不已:“看吧,大家都迷倒在我們的天才的劍道褲下了!在這裏感謝我們的部長路人甲一子大人!敏銳地察覺了不二同學和緋村劍心在身高上的相近……”

不二猛地轉頭,銳利的冰藍色眼睛寒光四射,死死盯住那個BT旁白所在的廣播喇叭:“……”(你是說我只有一米五八?我可是堂堂的一米六七!)

旁白:(冷汗&陶醉ing)“天才果然就是天才!原來不二同學不僅和自己cos的角色在外形上相似,還能發掘事物的內在本質!大家請看,這就是傳說中的不二拔刀齋!”

台下歡呼聲,口哨聲四起。閃光燈劈劈啪啪閃個不停。

觀月呆立不動,浮想連翩。

不二在臺上服務大眾地轉了幾圈,但聽旁白換了一種口吻,(欠扁地)千回百囀的道:

“可是呢,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不二拔刀齋再度覺醒,嚇得旁白一哆嗦,只好快速、大聲、嘹亮地說:

“……我們的不二劍心在經歷過無數驚險曲折大起大落九死一生無限精彩的風波之後終於找到了可以共度一生相濡以沫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的終身伴——侶——有請海堂活心流代師父劍道少女阿薰——”

啊?

眾人睜大了眼睛看去。青學的小蛇蛇出場了~招牌頭巾紮在腦後,可惜頭髮實在太短,無論化妝的路人丁四子怎麼拉也紮不成一個馬尾,只好讓它像營養不良的公雞尾巴那樣翹著……一身櫻花圖案的和服,手裏還拿著一個沒頭的拖把權當木劍。

根據路人甲的安排,不二走上前去,笑容滿面:

“我回來了。”

看著台下這麼多的人,海堂的臉登時變了紅蘋果,把先前的臺詞全忘光,只是拼命眨著他無辜的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逐漸走近的不二。

(學長……救命……我……)

不二這時背對著觀眾,小聲地對海堂說:“快說‘歡迎回來’。”

“shi~……”什麼?

不二走近一點:“歡迎回來。”

“……shi~……??”

不二只得再近了一些,突然就聽台下有個女生石破天驚大叫一聲:

“——他們要KISS啦!”

呃?!

呃??!!

呃!!!!!

不二石化在原地。全場陷入死一樣的寂靜~只聽旁白煽風點火抑揚頓挫地說道:

“是的!在經歷過那麼多驚險曲折大起大落九死一生無限精彩的風波之後,這對有情人終成了眷——屬——此時真是無聲勝有聲縱有千言萬語也化做了唇上溫柔的……”

不二猛地拎過已經欲哭無淚的海堂——

觀月一聲慘叫。
所有觀眾精神高度集中,無數雙眼睛齊刷刷瞪向舞臺——


































不二奪過海堂手中的拖把,以力劈華山之勢砍向那個惟恐天下不亂的喇叭。

“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不二拔刀齋的真正實力!飛天禦劍流的奧義……”

喇叭轟然墜地。掀起一片塵土。不二仗劍(拖把)而立,目光冰冷,傲視台下眾人。

尖叫聲。
掌聲雷動,叫好聲四起。
路人甲部長感動得昏了過去。
跡部暗暗點頭:“原來這就是不二的真正實力,青學果然不可小覷。”
掌聲持續了三分鐘,這期間只有裕太和觀月沒有鼓掌。

裕太:(搖著從剛才起就自動關機重啟的觀月,哭腔)“學長你醒醒啊……”
後臺。化妝中的手塚。

自打一開始化妝就被拿下眼鏡的他,此時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只有雲裏霧裏任人擺佈的份兒。

“喂,把那個隱形眼鏡拿過來戴上……不是不是,是那個有顏色的。”

一千度果然是不同凡響啊。龍馬看著手塚緊皺眉頭在桌子上摸過來摸過去的淒慘樣子想。跡部的情報網看來還是未夠水準,不然那個什麼輪舞曲何必照著手塚的手打,只要把他的眼鏡打掉,包管他連網球什麼顏色都說不出。

但是,如果一點都不近視的人,戴上一千度的話——

“龍馬!該你上了!”

龍馬一跺腳,掛著一臉要殺人的表情,恨恨的往外走,聽見那個不怕死的喇叭(新換的)高八度的聲音


“諸位諸位,注意啦,現在出場的就是傳說中的名偵探~龍馬~大家給點掌聲,給點掌聲~~~~~~~~~~”

下麵的人莫名其妙,交頭接耳:
“喂喂喂,你覺得像麼?”
“不對吧,怎麼那個樣子……”
“不應該戴眼鏡的麼?……”

眼鏡?……

龍馬只覺一陣寒徹骨,握著那副準備上了台再戴的眼鏡的左手一陣哆嗦。

台下。
深司:“不對吧不對吧不對吧……名偵探柯南我也看過嘛雖然龍馬身高不高體重不重個子不大口氣不小完全符合萬年小學生關東名偵探的特點但不管是十四番之目標的還是向天國的倒計時還是引爆摩天樓還是瞳孔中的暗殺者還是TV第一話第二話第三話……直到第三百四十二話豪斯登堡的新娘三百四十三話便利店的陷阱(前篇)三百四十四話便利店的陷阱(後篇)我都看了啊但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記得有這種……有這種……粉紅色的柯南啊……”
千石:(色迷迷)粉紅色?這不是挺可愛的嗎?今天真LUCKY~

旁白厚顏無恥地繼續:“看到大家的反應,是不是大吃一驚?這就對了!根據我們的可*情報,這將是柯南第九部劇場版,《草莓蛋糕殺人事件》推出的全新造型!本劇場版將于明年二月三十日首映,屆時還有殺人蛋糕贈送哦~大家先睹為快,先睹為快——下面請名偵探龍馬戴上眼鏡,大家都很熟悉的名臺詞就要閃亮登場啦!~”

龍馬咬著牙,緩緩抬起手來,心一橫,豁出去了!把眼鏡往臉上狠狠一扣,鼻樑一沉,立時天旋地轉頭重腳輕,一個重心不穩往一邊倒去。趕緊施展精神步法,好不容易才站穩腳跟。耳邊只聽得小阪田朋香的尖叫:

“龍馬~SA~MA~!真不愧是龍馬SAMA!演得這麼像~!”
[作者曰:參考柯南第一集]

假戲真做居然能達到這種效果,聯想起剛才的不二拔刀齋,龍馬不禁開始有點毛骨悚然。

莫非女子網球部的那批路人甲路人乙才是青學的真正天才?

真是真人不露相。

原本以為自己很幸運,在一哭二鬧三上吊均不奏效後不得不採取了下三濫的手段,在路人乙二子的便當裏放了乾的最新作品,在對方臥床不起氣若遊絲的時候打電話去裁縫店要他們把那套小櫻的裙子改成柯南的衣服——至於顏色,粉紅色是店裏最便宜的,別的任何一種要貴一倍——龍馬當時恨不得把網球拍賣了補交訂金。

結果就是路人乙二子從床上陰魂不散的爬起來,跟他說沒有眼鏡的預算,上臺必須借隊員的……可想而知乾的眼鏡是不可能到手的……

龍馬有聲無氣有氣無力的抬起手,眼前一片五色斑爛,整個世界全糊在一起,有如乾精心炮製的蔬菜汁。

怎麼可能有人要天天鼻子上架著這種東西還來去自如、活蹦亂跳、生氣勃勃……?

“真相……只有一個……”

他以他爸爸名網球手越前南次郎的名義起誓,今後再也不看柯南了。

搖搖晃晃走回後臺,河村正好出來。

龍馬萬分同情的看了學長和學長那身……%¥#的衣服一眼,不由得感歎造化弄人啊。學長那麼好的人,竟然……竟然……自己的運氣其實還算好的……龍馬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即將發生的一幕實在是……慘不忍睹……呐……

外面忽然的就安靜了。

死寂。

聽見亞久津那個傢伙撕心裂肺的嚎:“不要啊~~~~~~~~~~~~~~騙人的吧————————阿隆~~~~~~~~~~~~~”

俗話說得好,蟬噪林愈靜,人叫狗更歡。

喇叭又沒廉恥的響起來了:“別看他現在這麼安靜,一旦燃燒起來,就會爆發出無與倫比的能量!因為整個人類的前途、安危、命運,都要依*他來保護了!”

後臺的路人乙二子:“門口的龍馬,別發愣了!快把道具遞給他啊!”

龍馬在心裏為學長默默祈禱,一邊抓起那個天怒人怨的、貼滿紅心貼紙的網球拍丟了出去。剛想連耳朵也堵住,就聽外邊傳來驚天動地的吼聲:

“B~U~R~N~I~N~G~~~~~~~~~~~~~~代表月亮懲罰你~~~~~~~~~~~~……”
 

後臺這時忙成一團,因為手塚大人馬上要出場了……

手塚茫茫然睜著沒有焦距的眼睛,聽見周圍亂糟糟的聲音:

“快點快點,那個制服……”

“紅墨水……一瓶不夠……”

“這邊,染發劑準備好了!剛剛去工地拿的,還是熱的呢~”

手塚面無人色地想自己現在真正變成案板上的魚還是案板上的肉還是案板上的蘋果了……只好聽天由命任人%¥……

“快呀,換制服!換制服!乾前輩,交給你了!三分鐘後女生回來,一定要搞定!”

關門聲。
乾發出人神共憤的笑聲,一步一步向手塚逼近過來。手塚花容失色,全身冷汗……

(以下,省略N多讓人狂噴鼻血和拍案叫絕的鏡頭)
[作者曰:偶真的8是想寫乾塚來的……純屬意外,純屬意外。]

三分鐘之後。

“穿衣鏡!快拿過來照!怎麼樣,滿意吧?”

手塚心裏放聲大哭:同學啊,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我沒了眼鏡就是個睜眼瞎啊!

”最後一道工序了!染頭髮,染頭髮!“

嘩啦一聲,一陣白煙彌漫開來……

“哇!真不愧是菊丸君推薦的!效果一流!”

手塚木然不動,暗下決心明天一定要讓菊丸跑100圈。
終於……終於到了這一歷史時刻了。

台下的各位大氣不出地等待手塚的出場。

跡部:樺地,把望遠鏡遞給我。
樺地:……(遞望遠鏡)

旁白:“相信諸位期待這一時刻都己經很久了吧!因為我們的青學最強之男就要出場了!在網球場上縱橫捭闔叱吒風雲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手塚大人這回將在硝煙彌漫的cosplay舞臺上為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讓我們拭目以待——”(下面跡部滿頭黑線:喂喂,你說他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那上次贏了的我算什麼啊 )

背景音樂起。

《天鷹戰士》。

“美麗的天使——就是我們的冰山美人——手——塚——淩——波——”

手塚小步小步地往台前挪。只見他穿著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撕口和洞口的制服,左面肩膀和右腿上都纏滿了潑滿紅墨水的繃帶,制服的裙子只到大腿的一半。戴著紅色的隱形眼鏡,一頭蓬亂的白色頭髮倒也十分像回事(|||||……)

菊丸那該死的石灰染發術!
[作者曰;參考動畫《被詛咒的球拍》]

一千度的近視,摘下眼鏡連地面都高低不平,何況視野裏一片鮮紅。手塚突然冒出一個恐怖的想法:不要從臺上掉下去才好。

他聽見冰帝那邊“撲——”的一聲,接著似有重物落地。忍足他們驚慌失措異口同聲的慘叫:“女王——”

他看不見,不知道跡部可憐地鼻血噴了滿地,失血過多當場昏迷。

旁白:“不愧是我們千人迷萬人愛的英俊瀟灑玉樹臨風高大威猛風流倜——不不不,潔身自好的手塚部長!請看他修長苗條的身姿,……”

手塚狠狠瞪向聲音的方向,無奈視力有限,沒焦矩的目光也沒威脅,喇叭兀自說個不休:“……真是增一分太長,減一分太短,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可欣賞亦可花癡,能遠觀不敢褻玩……”

一陣風吹過~咻~
手塚覺得腿上一涼,瞬間聽見下面一片噴鼻血的聲音。
天殺的這裙子怎麼這麼短?
士可殺不可辱。手塚緊閉眼睛,悲壯地開始抉擇是不是要現在就從臺上跳下去。
跡部不要命的從地上爬起來想往臺上沖。

千石:今天真是夠LUCKY~沒想到青學部長也這麼……
亞久津:(青筋)你這個色鬼……

真田:……(目瞪口呆)
幸村:(笑眯眯)真田,我和他誰漂亮?
真田:(背上掠過一陣涼氣)當然……當然……是您了,部長大人。
[作者曰:我不是故意要把幸村寫成白雪公主的母后的……純屬意外,純屬意外……]

害死人不償命的旁白又開始了:“眾所周知,淩波女神的微笑是和西索洗澡並列的動畫幾大美景之一——”

臺上台下的人都不由自主倒抽一口涼氣。

“下面我們馬上就要欣賞到的是,比淩波微笑更加難能可貴奇貨可居可遇而不可求的——手——塚——微——笑——”

下面的人呼啦啦全都站了起來。一片口水聲。

跡部手忙腳亂的把望遠鏡調到最高放大倍數。然後爬到樺地背上。
手塚真的不行了。

他覺得臺上這一分鐘就像一輩子。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

前人的智慧真是了不得。

誰來告訴他to be or not to be?他是該笑還是不該笑?

手塚抬起他驕傲的頭顱(現在沾滿了石灰)思考著這個問題。

跡部:啊,太美了,簡直就是一尊阿波羅的石膏象啊!

後臺。
龍馬也在如坐針氈中。
他必須要去幫他。
但是……現在沖出去把他拖回來,只會落得表演不敬業的名聲……
那是認真負責為了青學左手都可以不要的手塚寧可在臺上cos一整天淩波麗外加雪代巴甚至恐山安娜都不願看到的事。
那麼……只有籍由表演來結束表演。

“部長!”
手塚觸電般回頭,一個東西向他飛來。
憑著超常的球感,手塚就算完全看不見,也一下子就把那東西接在了手裏。
這不是……這不是……
他一直想掰卻總是陰差陽錯沒掰成的眼鏡麼?
“部長!先別掰!……”

手塚飛快戴上眼鏡。
小不點做事總是有他的理由。
手塚今天第一次欣慰地想,果然是未來的青學之柱,當下的救命稻草。
一定可以救他於水深火熱龍潭虎穴之中……

“部長!看這裏!”
手塚回過頭去。

巨大的穿衣鏡……他極其不幸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怪不得從一開始排練就不讓他照鏡子,讓他照鏡子的時候又不給眼鏡。

然後,如龍馬所料定的那樣,手塚國光,暴走了……

旁白:“啊,手塚已經張開了他的絕對領域!果然是青學的最強之男啊!不僅豔若天仙冷如冰霜,而且連淩波女神的暴……”

一個像子彈一樣的東西飛來——砰!!!!!!!!

喇叭炸成了碎片。

台下。
深司:“真的果然不愧是青學部長暴走得這麼乾脆徹底乾淨俐落有模有樣栩栩如生……我說橘隊長你們什麼時候來一場真正的比賽啊我看橘認真起來也一定不會比他差的吧……“
橘一口氣沒上來死過去了。

跡部:我不行了,國光果然還是最強的人啊!國光!本大爺來了!
冰帝眾人:不好了!部長也暴走了!快拉住部長!

只見冰帝眾人,跡部在前,其他在後,一股腦的沖著臺上就來了——

後臺。龍馬慌了手腳:”怎麼辦?我只想讓部長不必笑了,這下我們要怎麼對付冰帝那群人?“
路人乙二子仰天長笑:”madamadadane啊,你忘了我們的節目還沒完的嗎?先出去把部長拖回來!”

冰帝不幸坐得離台有點遠,待沖到臺上,發現手塚己被青學眾人死命拖走,臺上卻多了一個巨大的紙箱,上面畫著一台電視機。

跡部一愣。
“這電視機畫的真差,趕明讓本大爺給他們畫一個。”
[作者:這句感覺像薜蟠……汗……]
這時,電視機的螢幕卻突然動起來,然後……打開了……
咦?
跡部低頭看去,卻見……箱子裏的黑暗中,浮現出一對閃光的眼鏡片……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是乾那張足以讓人做一個星期惡夢的臉,掛著令人毛骨悚然
的謙謙微笑……
渾身鮮血淋漓的從箱子裏爬出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場的人和跡部一起不約而同地慘叫起來。
神尾大叫一聲:“跟著節奏逃吧!”
所有人拔腳狂奔,包括還在夢中的慈郎。

頓時,所有人跑了個乾乾淨淨。
風吹過~櫻花爛漫~
漫天無比唯美的櫻雨中,只剩乾一個人站在臺上,一手一大杯紅醋,搖頭微笑(邪惡地):
“唉……我本以為紅醋已經夠溫和了……”
卻忽然發現場地那邊還剩一個人。

柳 蓮二。
於是兩人長久對視,許久,蓮二長歎一聲,說:
“原來,這就是青學七大怪談之首,傳說中的終極惡靈乾 貞子啊……”

cosplay秀完美收場。

路人乙二子:噢~呵~呵~呵~~~~~~~~~~~~~~~~~我是天才!這下連清場都不用了!

青學諸人對視,一片劫後餘生的感慨。

乾意猶未盡的和不二舉杯暢飲。(……||||飲的什麼自行想像)

龍馬扶住剛剛清醒過來的手塚:“部長,你還好吧……”

手塚抬頭:“真的……結束了?……”

龍馬(點頭):“是的,終於結束了!這一切……”

手塚長出一口氣:

“是麼?終於結束了啊……龍馬,麻煩你把眼鏡給我吧,那麼,一切又可以重新開始……”

龍馬狂汗:“部長,你都不記得了麼……也難怪,暴走的人怎麼會有記憶……你的眼鏡……你暴走後就立刻掰掉,然後……砸了那個喇叭啊……”


END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