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腦中的聲音不斷的迴響      在呼喚我的你在何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細嫩的皮膚化為灰砂,被強風驅散——

 來不及張開結界,那些孩子的生命就這樣在她眼前流逝,抓得住一點,卻無法再抓得更多,無法讓他們復原,那些孩子的生命就這樣輕易地從這世界上被抹殺掉。

 跌坐在地上,回頭,看見那些圓身灰臉的怪物上浮現的扭曲臉孔,即使因流血不止而令視線模糊,也很清楚知道自己看見的正是人類的靈魂。

 為甚麼?為甚麼那些這些怪物的宿主會是如此痛苦的人類靈魂?為甚麼同樣是人類卻要兵戎相向?

 轉身,不願再看見那些在悲鳴的靈魂,也知道結界在那群怪物如此密集的炮彈攻擊下無法支撐多久,她緊緊抱著那唯一仍未消失的孩子,儘管知道那脆弱的背部根本不足以保護別人。

 是因為流血太多?還是因為那些從皮膚逐漸浮現的黑色五芒星印記?意識正變得模糊......很快地,她也會倒下來,結界會消失,那時候一切都完了吧......

 作為一名擁有退治妖怪能力的巫女,竟落得這種下場,還真可笑......

 我.....還不想死。

 我想要找到那個人——

 連樣貌和名字也不知道,只有零碎有關他的回憶,卻在我心裡有強烈存在感的那名少年,是自我有記憶以來便存在的羈絆。

 在這十年來帶著與身俱來的能力,走遍了整個中國,卻連他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我不想就這樣死去......

 

 

 繼承了巫女之血的少女啊    願意以驅魔人的身份活下去嗎

 既溫柔又威嚴的聲音不斷從我的身體的每一處迴盪著。

 妳能重新擁有生命和所重視的人   但為此要背負上相當的義務和重擔    妳    願意嗎

 如果這樣能拯救更多的性命,還有活著遇見他的話——

 我願意。

 

 

「這是......」

 以不遠處的森林作為掩護,神田有點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場景:數量以百計的lv 1惡魔正圍著一半徑約百米的血紅透明半圓體進行密集式的炮彈攻勢。

 動用這麼龐大數目的lv1,可見它們的目標絕對非同小可,比如說......聖潔或是適合者?

 不同以往的,神田很爽快地拔出腰間的愛刀,那個半圓的不知明物體看在眼內,壓在他心頭上一陣濃濃的不安。

 別說自己身為驅魔人的工作,製造出這半圓體的人更讓他在意。那是結界吧......那個人也有這樣蹩足的招式......

 黑色身影一躍而下,幾個起落而加上界蟲‧一幻便幾乎消滅了所有的惡魔,剩下的都紛紛落荒而逃。

 把聖潔和適合者的事,以及心中的疑惑放在首位,神田沒有繼續追上去,只是走近結界,伸出了手。

 如果是聖潔弄出來的結界,那麼手持六幻的他應該能進入其中才是的。

 結果一如他所料,滋滋數聲他成功進入結界裡面。只見結界中心,躺著一身穿紅白巫女服裝的少女,垂落的青絲遮掩著姣好的臉、輕閉著的眼眸,抱著懷中剩下的衣服的雙手卻是毫不放鬆。

 走向那女孩,那浮現於青蔥玉手上的五茫星印記便愈發清楚。他用手執起她的身子,只見那惡魔的標誌已逐漸消褪。

 惡魔的病毒對她無效......她應該是寄生型吧?不過她似乎流了很多血,得趕快找個地方讓她療傷。

 神田自嘲一笑,明明他早已跟自己說過驅魔人是破壞者,而非拯救者,自己為何仍會有同情人的心?

 tbc.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