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不可思議的少女

 

 整夜輾轉反側,雩好歹沉著眼皮迎來了嶄露頭角的朝陽。看見油紙製的窗外晨光逐漸佔據幽暗的房間,她撐著仍未痊癒的身體,爬近床邊的窗台。

 推開紙窗,放眼看見遠方的山巒間那橙紅的常客正躲在山丘後探出頭來,柔和的天藍正從他身上擴展至四周的漆黑,新的一天又再開始了。

 今天的天空和昨天的不同,今天的朝陽和昨天的不同,只是今天的風吹在臉上特別刺骨,而昨天還在她身邊打轉的天真歡樂的笑聲已不復存在。

 驅魔人——成為驅魔人後就能有力量保護其他人嗎?但......

 嘆了口氣,她可是巫女啊......雖然感覺是兩種拉不上關係的職業,應該可以吧?

 不管怎樣,不會再讓昨天的事發生了......

 想到這裡,感覺舒暢多了,一整晚的陰霾彷彿一掃而空,她露出淡淡的微笑,低頭,看見外面充滿中國特色的庭園中,平靜如波的池塘中數朵蓮花正含苞待放。

 又來了——

 心情才剛平靜下來,另一種奇異的感覺又湧上了心頭。

 這種既熟悉又悲傷的感覺究竟是甚麼?跟那個以前的我有甚麼關係嗎——

「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她打斷思緒看向門的方向,又是那討人厭的家伙。

 神田順著她剛才發呆看著的方向看去,看見一池睡蓮,深邃黝黑的眼神讓她看不清他到底在想甚麼,但是——

 看得見他的靈魂,即使他臉上木無表情,反映在他靈魂上的卻是很深的哀愁。

 別過臉去,她看見人類的靈魂,不論是活著還是徘徊於這世上的,任何靈魂在她面前都赤裸地暴露出自己真正的表情。

 有時候她真的很討厭這雙眼睛,多虧它們,她看見得太多,包括不希望看見的事情。

「妳喜歡蓮花嗎?」

 聽見他開口,她重新看向他,沉默著。

 她無法開口否認,蓮花予她的感覺並非討厭,只是看著它心中便會泛起一種說不出如何的感覺。

 想起昨天他惡劣的態度,她當下哼了一聲,說了反話:「不,很討厭,特別是你。」

 他嘖了一聲,轉身走出了房間。她看見了,他那略顯失望的靈魂。

 他的悲哀與蓮花有甚麼關係嗎?

 嘆了口氣,她只能看見人類的靈魂,但無法了解人真正的想法,或許,這就是她討厭自己眼睛真正的原因。

 

 

 


 以總部為目的地,背著還無法自由行動的她,神田趕了好幾天的路,又坐了兩天的火車,終於從中國江南來到了歐洲的波蘭。由於天色已黑,他們進了一座城中,尋找可以住的地方。

 神田停了下來,看看四周有沒有提供住宿的客店,但卻看見了背上的雩閉著眼皺著眉。

「怎麼了?」

 這麻煩的女人又是怎麼了?

「不......感覺不太好,像之前的幾次一樣......」

「有惡魔在附近嗎?」

 以這樣少言的方式相處了好幾天,即便是不太愛與別人打交道的他也開始有點了解她。第一次見面時的激動沒有再出現,反而冷淡才是她平常的表情。

 除了聖潔外她似乎還其他特別的能力,這種敏銳的探知感覺就是其中一種。這幾天來,只要附近有惡魔的存在,她就會像這樣的感到不太舒服。

「嗯.....大概......」

 自從他口中的聖潔覺醒後,她對靈魂的反應也更加敏感和強烈了,這種情況在遇上腐朽的靈魂時更甚,感覺有點噁心......

「有些甚麼要出來了。」

 噓聲要她別作聲,他放下了她,拿出六幻,看著前方空無一人的城鎮,沉默而危險的氣氛瀰漫於空氣中。

 突然,躲在房屋中的惡魔開始向他們發射,數十發炮彈一下子攻擊過來,神田要護著身後的她也無法躍開躲避,正當他打算硬吃這些攻擊時,坐在地上的雩舉起單手,使出那天看見的赤紅半圓結界,擋住了全部的攻擊。

 然而,即使結界擋住了他們的攻擊,那只引來更多的lv1團團圍著結界,一如那天的情況,在如此密集的攻擊下,神田也找不到空隙反擊。

 那群lv1見久攻不下,開始向後倒退,準備全力撞破結界,但當牠們碰到那半透明的牆壁時,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所有撞上結界的惡魔都被綠光所包圍,化為原來人類的樣貌,最後消失於空氣中。

「人類的靈魂......被聖潔淨化了嗎?」

 神田驚訝地看著大量的惡魔因此而消失了,沒有多想,他趁機躍出結界外,手一揮又消滅了一群惡魔。

 最後,這城鎮又回復了夜裡的平靜。他回頭,橫抱起已昏倒在地的雩。

 擁有這樣不可思議的能力......妳究竟是......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