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黑色教團

 

 再次醒來時,首先看見了一片慘白,然後是額上布質的清涼感覺。

 這裡是......

 額上毛巾被挪開,一名把深色長髮束成兩條辮子的少女微笑著。

「妳終於醒來了,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哎?是......」

 ?

 對了,之前她好像又昏倒了......真是的,自從那個甚麼聖潔覺醒後,她的身體反而像是變差了,跟以前驅靈時的狀態根本不能比。

「請問這裡是......」

「哎呀,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利娜莉‧李,歡迎妳來到黑色教團。」

 讓護士長檢查一番後,雩把原來的衣服脫下,換上利娜莉借給她的衣服,然後跟著利娜莉去找一個被稱為室長的男人,順道參觀一下這個作為總部的黑塔。除了因為躺得太久,腳不太能使力外,她的雙腿似乎是完全復原了。

 一路走來,利娜莉跟不少穿著亞麻色斗篷的人打招呼,表情看起來很開心似的。

 然後進去找那個室長前,一個正好也要進去的金髮男人小聲的告訴她們室長已經兩天沒睡覺,沒準待會會隨時失控。

 正當她還在質疑這個被稱為室長的人的威嚴性時,眼前的兩扇門扉其中之一「砰」的一聲被炸開了一個洞,然後若一個人類大小的物體衝了出來,飛快地從她們身邊經過轉入了牆角,只聽門的另一邊傳來了一把不近人類的笑聲,一高大身影撞破了另一邊的門邊大笑著邊追了上去。

「哇哈哈哈哈哈哈——科穆伊完成了!!哼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隨著那身影遠去。

「——那個,」

 雩伸手點了點已當場石化的男人的肩頭。

「這就是你所指的失控?」

 

 


 循著牆壁被那叫作「科穆伊」的機械人破壞的痕跡,利娜莉、理巴和雩趕到了食堂。在那裡搜索員們早已起鬨似的以科穆伊和另一個人為中心圍起了人牆,似乎失控的「科穆伊」闖到了這裡來,還把大家手上正吃著的晚餐給吃掉了,好吃不吃,竟然還惹到神田的頭上,神田當下便拔刀讓那鐵造的直接到垃圾站報到。

「科穆伊——我殺了你,神田!!」

 男人的悲嗚聲從人牆中傳來,利娜莉立刻大喝一聲:「請讓開!」搜索員們便乖乖地退開兩邊,讓出了一條路,剛才看見的那個高大男人邊痛哭著邊拿出各式各樣奇怪的武器,神田則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手中已握有六幻。

「哥哥,給我適可而止吧!」隨著語音而落的,是利娜莉啟動聖潔後無情的一腳。

「利娜莉~~錯的不是科穆伊,是傑利的食物!恨錯不恨人,恨食物也不要恨科穆伊——」

 沒待他說完,利娜莉已一腳把他踢飛到牆壁上,然後連忙安撫著負責製作食物的廚師傑利。

 當事人神田轉過頭來,眼神在看見雩的身影時變得更為深遂起來。

 那個女人醒來了嗎?

 為甚麼每次看見她他的心中都會有一陣莫名的鼓噪和難耐?

 敏銳地感受到他的目光正投向自己身上,雩回頭對上了他的眼,但他冷哼一聲,收起六幻轉身離開。

 甚麼呀......總是這樣的態度......

 嘆氣,這雙看似神奇的眼睛無法讓她瞭解一切。她決定先不去想神田的事,在眾人沸沸揚揚在討論著如何善後時,雩慢慢地走過去,扶起了被打飛到一旁的男人。

「嗚~~科穆伊喔~~」

「......請您不要再哭了,臉好髒啊。」毫不留情的說道,雩把手帕遞給他。「您是那個——叫『室長』的人吧,」

 

 

 

 收起自己失控的窘態,科穆伊留下全場所有人的怒吼,帶著雩(逃?)到了診務室。

「核對一下喔,妳是梓城 雩,十七歲,是位到處流浪的......巫女對吧?」

 猶疑地讀出這一陌生的名詞,科穆伊(注:頭上還梆著繃帶)拿起神田的報告,正向她進行個人資料的確認。

「是。」

 她沒有親人,一直到遇見神田前也只是在中國到處流浪,幫助那些因戰爭而失去父母的孤兒。這些她都一一點頭確認了。

「這姓氏——與神田君一樣日本人吧?」

「......大概。」

 想了一會,她才給了一個非常模糊的答案,老實說,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哪國的人。

「咦?」

「我沒有小時候的記憶,名字也是那個把我收養的巫女改的。」

 那巫女婆婆是她從有記憶以來,唯一一位的親人,也就是這個人把巫女的一切以及戰鬥的方法教曉了她這個天生擁有強大靈力的人。在婆婆安詳離開人世後,她便繼承了這職業,到處流浪。
 
「是這樣喔——」這孩子也是個很孤獨的人啊,科穆伊走到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頭。「不過不要緊,從現在起,這裡就是妳的家,在這裡大家是一家人喔。」

 對——要說這裡是對付惡魔和伯爵的總部,不如說這裡是包容和分擔了痛苦和孤獨的『家』。

「——是。」

 她怔住了,從沒想過黑色教團會是一個如此有人情味的地方,不論是從剛才的鬧劇,還是從科穆伊的話來看,然後她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接下來,科穆伊讓利娜莉進來替她作了些簡單的檢查。然後他帶著雩坐上了一倒金字塔型的電梯,電梯徐徐降下,進入了地底一個頗大的空間,最後停在一龐大的物體面前。

 訝然看見這物體的靈魂,雩蹩著眉。這個是人的靈魂,她似乎拚命想要掙開某種束縛,卻是有心無力,始終帶著悲哀的表情。

「希布拉斯加,可以替我調查一下嗎?這少女的聖潔。」

 那被喚作希布拉斯加的女性生出了多條觸手,把她綑住舉至半空中,她感到觸手像是進入了她的體內搜索著些甚麼的。初時她有點驚訝地想要掙開,但從觸手的另一端她沒感受到那名女性任何一絲的殺意或是褻玩的意思。忍耐下來,她平靜地讓希布拉斯加完成檢查,然後把她放回地上。

「怎麼樣?」

「這孩子的聖潔存在於血液中,現時最高的同步率是88%。」

「這樣說的話,她果然是寄生型吧?」

「嗯,而且除了聖潔外,她似乎還有另外一種特別的力量......」

 科穆伊翻閱手上的資料。「神田的報告也有提及過,妳的眼睛能看見人類的靈魂,這是巫女的力量嗎?」

「我不清楚這是否巫女才會有的能力,」她下意識地摸著自己的左眼。「只是知道那養育我的巫女也能看得見。」

「這種特別的能力......在將來一定會對這場爭鬥有重大的影響吧......」希布拉斯加作出了預言:「『淨化者』......」

「這是小希布的能力,她的預言很準確的喔!」

 簡單地解釋了聖潔的由來,以及黑色教團與千年伯爵的戰爭,在希布拉斯加這裡的部分也告一段落,他們坐著電梯離開了希布拉斯加所在的地方。

「來,雩,讓利娜莉帶妳到房間休息吧,關於妳的能力,我們可以慢慢再談,想必妳也累了吧?」

 注視著他,和他背後的靈魂,雩沒有回話。

「雩?」

「需要休息的人是您吧?我看得見的,你的靈魂總是緊皺著眉,看起來還有很深的黑眼圈。」

 心中嘆了口氣,這個室長看起來總是嘻皮笑臉的,但靈魂所反映出的憂愁和希布拉加斯加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科穆伊和利娜莉臉上都微微變色,看得見靈魂就是這麼一回事嗎?能把人完全看穿......

 讓雩跟著利娜莉離去,科穆伊看著雩的背影。

 她剛剛在嘆氣呢......

 能看見所有人的靈魂——這種能力對她來說究竟是甚麼呢?
 

 

 
 利娜莉邊走邊向她介紹其他需要注意的事項,然後領她至一間沒有人住的房間,交代好一切後便離開了。

 終於,房中只剩下雩一人。她躺在床上,呆呆地看著天花板暗黃的燈光,心中不斷重現今天在這裡遇見的事,有惹人發笑的,也有無奈的、不明所以的。

 這裡,是否真的能成為她的家?這個從沒有過家的她有這樣的資格擁有一個家嗎?

 閤上眼,是因為之前受的傷?眼皮很沉重,醒來短短數小時,發生的事卻似乎比一天的更多,是時候又昏迷一下吧......

 從懷中拿出她總不離身的小太刀,她側過身來,面向牆壁躺著,手中撫著那刀柄上的圖案。

 這是她七歲那年被婆婆發現時,身上唯一能作為尋根的信物,縱然不知道它代表的是甚麼,但她一直把它帶在身邊。這也許是跟她的出身有關的,又或是跟她想找的那個人有關的......

 晚安,不知身在何方的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ktc 的頭像
janicektc

§灰色地帶§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