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帶著不安與微笑的開始

 


 是因為昨天很早就睡著了,還是因為沒吃晚餐?雩在天空漆黑漸藍的清晨時分便已醒過來。

 舒服地泡了熱水浴,視如至寶的小太刀也仔細地用布抹過,每天晨早的例行公事也已經完成,奈何不知多少天沒祭品進貢過的五臟腑也開如向她的大腦發出嚴重抗議。

 她拿起了昨晚利娜莉替她準備的驅魔人的衣服,外套加白色襯衣、連褲的黑色短裙,還有黑色長襪加上平底長靴.......

 這是西方人的衣服嗎......算了,不難看就是了。

 換好了衣服,出發到食堂覓食!

 日出時分的飯堂,只有幾張桌子疏疏落落坐著一些穿白袍的人和搜索人員,不是因昨天執拾完被「科姆伊」搗亂過的地方還得加班而大訴苦水,就是神色凝重地訴說著剛剛如何死裡逃生才能回到這裡來的經過。

 依昨天利娜莉的話,她走到櫃位前,試著跟那個在廚房裡忙碌著、梳了個奇怪髮型的男人談話。

「那個,您就是傑利嗎?」

「啊——很陌生的臉呢,難道妳就是利娜莉口中長得又漂亮又可愛的新人嗎?」

 傑利回過頭來,露出爽朗的笑容。

「新人......應該就是指我吧......」有點遲疑的伸出右手,初次認識的是這樣握手吧?「我是梓城 雩,多多指教。」

「喔!多多指教。」友善地握了握她的手。「來!想吃甚麼儘管說,我甚麼料理都會喔!」

「甚麼也......會嗎?」

 吃了兩大碗沙拉、喝了兩大瓶牛奶,雩結束了早晨的第一餐(注意,是第一餐喔)她收拾好自己的餐盤,準備拿回去櫃位給傑利。

「哎呀,雩,早安。」

 走到傑利那兒,只見利娜莉正捧起了一盤子盛滿溫熱液體的杯子,回頭笑著跟她打招呼。

「早安。」

「昨晚睡得還好吧?有沒有甚麼不習慣?」

「昨晚還好......」

「那——可以陪我一下嗎?」

 

 

 應利娜莉的請求,雩跟著她,一起捧著那名為咖啡的飲料送去科學班。

「不好意思呢,讓妳來幫忙,因為最近熬夜當值的人多了,我一個人拿不了這麼多的杯子呢。」

「......科學班的人經常都這樣忙碌嗎?」

 昨天聽理巴班長的話來看,科姆依因通宵工作而失控的情況似乎是經常發生......而且昨天她看到那人用眼鏡藏起來的黑眼圈......

「沒辦法,為了與不斷增加的惡魔數目抗衡,從世界各地的分部傳來的資料總是堆積如山,科學班又是人手不足——妳昨天也看到在室長室裡『山』吧?」

「......確實。」

 想起昨天從被打穿的門看見的文件『山』,她有點黑線點點頭。

「他們為了可以支援我們驅魔人更多,不斷的在加班,我們也只有這樣做,來報答他們了。」

 看見她輕輕蹩著眉,露出略帶苦澀的笑容,她淡淡的笑起來。「一定已經傳達了吧,利娜莉想要報答他們的心情,科姆依和理巴班長他們一定已經接收到了。」

「雩......妳真是個善良的人呢。」

 雖然臉上表情總是冷冷淡淡的,但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咦?」

 

 


「雩,給,毛巾。」

 送完了咖啡,利娜莉提議到練習場來個對付惡魔武器的練習,她這才發現,原來雩的身手絕不在她之下。

 雩看起來早已習慣了戰門,身手敏捷,反應也很快,既有結界作掩護,也能看穿對手的靈魂。

「不過,雩也很厲害呢,這也是巫女......的工作?」

「嗯......也可以這樣說吧......聽說古代的巫女的工作是要跟妖怪戰鬥及將其加以淨化,所以要繼承巫女的工作,戰鬥的技巧還是得懂。」

 這些都是那位把她養大的巫女告訴她的。

「妖怪.....嗎?」

「在現在已經沒聽到這種生物的出現了,反而是為逝去的靈魂作禱,為人驅趕惡靈的工作較多。」

「這樣啊......說來不就跟驅魔人有點想似嗎?妳的身手這麼好,之前也做著性質相同的工作,一定能好好的適應這裡的活呢。」

「......嗯。」希望是如此吧......

 就這樣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還有更多更多的微笑,她跟新的同伴踏上了驅魔人的路——

 那時的她沒有想到,心中那小小的不安,正宣示著接下來動盪不安的時代的開始......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