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第一次的任務

 


「呀~~這麼早的時候就把你們找來,真的對不起呢~~其實叫你們來是因為——」

 科姆伊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雩打斷了。「在這之前,可以先請室長找人來先替我的房間重新裝上一道門嗎?」

「咦?門?妳的房門怎麼了?」

 雩挑一挑眉,仍然注視著科姆伊的方向,但卻敏銳地察覺到旁邊那人的異樣。

「嗯,被旁邊那個正要拔刀的笨蛋給肢解了。」

 科姆伊別過臉來盯著旁邊神田正握著腰間愛刀的手。

「————」

 

 


 自入團而來,不經不覺已過了一個月,但除了身體檢查外,她就只在這總部內跟瑪力、拉比等人進行戰鬥訓練。

 這天的清晨本也打算是在吃早飯前靜靜渡過,怎料她矇矓地睜開眼時——

 看見一張挺熟悉的臭臉正盯著她看,初時以為自己還沒睡醒,可揉了揉眼睛這應是在睡夢中出現的傢伙還沒有消失,這是......

「神田!?」

 發現這臭臉並不是夢裡出現的東西而是真實存在的,她嚇得睡意全飛,不顧形象的跳了起來。「怎麼你會在我的房間裡的?」

「科姆伊有事找我們。」

 神田面無表情地以非常簡短的一句話回答她的疑問,雩白了他一眼,像是多說一個字會吃虧似的。

「真是的,就因為這樣就闖進我的房間裡嗎......」邊抱怨她邊走下床,準備進洗手間梳洗。「說起來你是怎麼進來——」

 正當她要轉身要走到門邊的洗手間時,腳步定住了,連舌頭也停了下來。

「......」

 

 

 

「......因為敲了很久也沒人開門。」

「哎呀,神田,這可不行呢。作為一名紳士得有等待女性的風度喔,特別是不能催促尚未裝扮的女性——」

 忍耐到了極限,原本握著刀的右手一揮,原本還在喋喋不休的科姆伊頭上的帽子馬上便被一分為二。

「哈哈......冷靜點......神田?」

 縮起身體,只見一刀斬下去,辦公桌也馬上步帽子的後塵。「哎唷!神田你竟然膽敢破壞用來工作的桌子!?」

 虛張聲勢,仍在垂死掙扎。

「反正也只是用來給你當枕頭抹口水罷了!」

「——救命啊!!小雩~~~~」

 無視開始在現場玩起追逐遊戲的兩人,雩打起了呵欠,說起來今天一頓早飯都還沒有吃過。

「理巴班長,新的門可以是鐵造的嗎?」

 接下來的時間,理巴班長看著他們,搖搖頭連說活該,繼續認命地替科姆伊處理那些『文件山』,而雩則趁亂跑到飯堂去。

 迅速地吃完她從傑利那裡弄來的五碗拉麵,雩這才悠閑地回到這裡來,手一伸便抓住了從她面前經過的神田的手。

「好了,要談正事了——」

 

 


「其實呢,找你們來是要給你們任務的。」

 扶了扶眼鏡,科姆伊換上了認真的神情。

「嗄!?」

 說話音調總是低了一個調的神田難得地提高了聲音。

「沒甚麼問題吧,小雩的身體已經完全復原了,而且她也完全地適應了發動聖潔時的身體狀況。」

「問題不在這裡,為甚麼我得跟她一起出任務?」

「說為甚麼......已經決定這孩子是分配給提艾多魯元帥的弟子啊,上次元帥回來報告時還跟我抱怨說你們三個弟子一點都不細心,說是很想要個女孩子作弟子啊。所以同樣作為元帥的弟子,一同出任務有甚麼問題呢?」

「......嘖。」

「那我說明一下喔,這次任務的內容。」見神田別過了臭臉不再作聲,科姆伊終於開始了任務的說明。「搜索人員在羅馬利亞的一個城鎮——羅沙利亞找到一名擁有一顆著名珍珠的富豪,那顆珍珠裡似乎藏著聖潔,可是經交涉後那名富豪拒絕將珍珠交出,但在那附近的惡魔也開始往那兒集結起來,你們的任務就是儘快趕去保護那名富豪和聖潔,並設法把聖潔帶回來。」

「......我現在去準備一下。」

「因為是第一次出任務,小雩要加把勁喔!」

 沒有回答他,雩看了神田一眼,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室長室。

「哎呀,神田剛剛的態度那麼惡劣,小雩定是生氣了。」

「......」

 抱著手又嘖了一聲,神田轉過身來,看著她離開的方向。想起剛剛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心中竟泛起了點點的不忍。

「那個女人......」

 

 


 邊走回自己的房間,她邊在心裡告訴自己別要理會神田剛剛的反應。

 真是的,誰要去理會那笨蛋的反應啊?

 臉上仍然是冷冷淡淡的表情,可心裡還是介意得要命,她帶著沉重的腳步走進自己的房間,看見仍散落在地上的『房門』,嘆了口氣,開始收拾衣物。

 收拾得差不多了,她從懷中拿出那小太刀,看著那上面蓮花刻紋。

 總算......要出任務了,終有一天,我會在世界的某一處找到你嗎?

 不能否認,想要找到那個人也是她願意成為驅魔人的原因之一。

「!」

 突然,她手上小太刀染上了像是紅一樣的鮮紅,不只是刀,還有她的手、房間,看到的一切都變成血紅一片,像當時的夢一樣。不同的是,這次的地上有很多的靜止不動躺著的物體——

 身體晃了一下,手上的刀也因手的無力而掉下,她突然坐倒在地上,緊閉著眼睛。這究竟是——

「喂!」

 隨著熟悉的喊聲,她只感到肩上一陣搖晃,睜開眼睛時,沒有了血紅一片,房間裡仍是同樣的風景,神田的臉就在眼前。

「沒事吧?怎麼了?」

 他一進來便看見她坐在地上,睜大的眼睛卻又空洞地看著前方。

「不,我沒事......」

 嘴上這麼說,她的語音微顫,手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眼睛,這才發現自己已出了一身冷汗。「只是突然有點眼花而已......」

 對,只是眼花而已......心裡如此安慰自己,她把刀撿起來,放回懷中。

「走吧。」

 她若無其事地提出自己的東西,走出了房間。看著她的背影,神田則若有所思的跟了上去。

 那刀上的刻紋是......蓮花嗎?

 

創作者介紹

§灰色地帶§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