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令人期待的發展

 


 黑暗中感受到左肩承受著的重量,他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坐在馬車上。對面坐著的是迪夏,偏頭一看,原來枕在他肩上的是仍然緊閉著眼睛的雩。

「喔,醒來了呢。」

「喂,怎麼把這個女的放在我這邊?」

 他那邊明明還有空位。

「笨蛋,放在我這邊的話她一醒來就要把我打飛啊。」帶著有點心術不正的企圖接近她會被打飛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的事。「這馬車的空間又不大,讓她醒來揍你好了。」

「你這傢伙......」

 瞪著他的眼睛,恫嚇的嗓音,神田身上發出危險的氣息,可迪夏只勾起嘴角露齒笑著。

「說起來,你這次還真狼狽呢,雖然現在你的身體看起來已經完全沒事了。」

 這木頭人的怪物身體還是老樣子呢,受了平常人得用半個月時間才能復原的傷隔天醒來便痊癒了。

「你們這次的任務可是全靠雩才能成功呢,看在這件事上,當一下人家的枕頭應該不會有甚麼怨言吧。」

「......哼。」

 低頭,看見的不是她平日冷淡的神情,取以代之的是平靜、純淨的無塵——很像。

 跟那女孩真的......好像。

 從昨夜起才發覺,她和他記憶中的她是多麼的相似。雖然樣貌看起來盡然不同,但那說話的方式還有笑容卻同樣的令他感到溫暖。

 嘆了口氣,妳究竟是甚麼人?

 暗自調整了一下讓自己坐得舒服一點的姿勢,同時注意不要把她弄醒。怎麼說呢?讓她這樣挨著肩頭的感覺不算壞就是了。

 給自己找個理由讓她繼續躺著,他合上了眼。

「呼呼......」

 坐在另一邊把一切看在眼內的迪夏笑了起來。

 元帥,神田這傢伙和你那新弟子的發展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反手抓起刀柄,她揮起紅蓮擊向黑暗中的目標。

「可惜——雩只擊中靶子的下方喔。」

「嘖!」

 右手向上揚,靶子被順勢斬為兩截,她向另一個靶子的方向躍去。

 雖然眼睛被布條遮掩著,感覺得到往那方向去有物體的的存在——但這樣還不夠,得完全命中才行。

 下一個靶子應聲一分為二。

「到此為止了,雩。一百個靶子的目標完成了,七十二個命中,二十八個落空,是比之前進步了的成績呢。」

 拿開布條,已適應黑暗的眼睛重新接收到光線,有點睜不開的感覺。

 呼......從那次任務結束後,又接了幾個任務,其間不斷地在訓練,總算做到了這地步嗎......

 還不夠......如果再遇上眼睛不能使用的情況,這樣子還是不行,得看得見更清楚才行......

 想到這裡,覺得有這樣想法的自己挺可笑,原本就已經比一般人看得見更多的她嗎......

 

 

 

「梓城 雩......還真是個特別的能力呢。」

 看著特訓後收集來的數據,科姆伊在科學班的實驗室中邊翻閱著過往的報告邊踱著步。「寄宿著聖潔的血加強了她的靈力,也能賦予其他武器斬殺惡魔的能力嗎......」

 她的存在,對之後的戰爭定能起一定的影響吧......

「室長,神田剛剛回來了。」

 耳機傳來理巴的聲音。

「嗯,我馬上就回來。」

 按下連接修煉場的麥克。

「小雩,修煉結束了喲——好好休息吧。」

 

 


「!!這傢伙不合格!!被詛咒的傢伙!!間諜入侵了!!」

「間諜?」

 才剛從修煉場出來的雩看見塔裡眾人對那「間諜」議論紛紛,並向室長室的方向聚集。

「正門那裡嗎?」

 她重新綁上布條,被遮掩的眼睛下嘴角微揚。

 從這裡走到正門那兒是個挺不錯的練習吧?

 

 

 

 找到元帥送來的信,一場因科姆伊而生的誤會總算告一段落,但在正門外神田指著新人的刀仍然毫不放鬆。

「科姆伊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對不起呢,判斷錯誤了,這孩子是克洛斯元帥的弟子。來!快點道歉吧,理巴班長。」

「喂!這是我的錯嗎!?」

 機器人傳來理巴抓狂的聲音。

「真是的,說了"住手了"吧?」

 手捂著左邊額頭,神田不悅地瞪著剛剛敲人的利娜莉。「不趕快進去的話門就要關上了。快進去。」

 不理會那被詛咒的傢伙,神田才剛想要轉身走回房間,還來不及反應,一把短刀便直抵至他的喉間。

「終點......到達了呢。」

「!」

「雩?這......」

 雩移開了架在神田頸上的刀子,把蒙著眼睛的布條拿了下來。「我在特訓。」

「妳......」

 原本剛出完任務回來的神田,左額又被利娜莉敲了一記,心情本就很差了,被她這樣一鬧,全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哈哈......」利娜莉有點無奈地乾笑著,不過雩也是少數敢把神田惹毛的人呢。「雩,這位是亞連‧沃克,是新的入團者。這位是梓城  雩,是比亞連早半年來到的驅魔人。」

 收起玩笑的神色,雩轉過身來看著這擁有一頭白髮和奇異左眼的少年,握了他伸出的友誼之手。

「眼睛,看得見吧?人類不該看到的東西。」

「!是......」

 他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她勾起一抹苦笑,明明表面看起來是個擁有溫暖笑容的孩子,靈魂卻混雜著惡魔的悲鳴。

「很辛苦吧,能看見的話。」

 她能理解的,看得見人類墮落的靈魂絕不是甚麼令人快樂的事。

「雩小姐......為甚麼會知道的?」

 聽見他的疑問,她嘆了口氣。「因為——就算我多不願意,我還是看得見。」

「!?」

「小雩......」見氣氛沉重得糟糕,利娜莉連忙打圓場。「神田剛剛回來也累了呢,可以請小雩陪他到醫療室嗎?」

「嗯。」

 她推著神田的背,催促他離開。

「嘖,我自己會走。」

 她和神田那低沉的嗓音逐漸遠去,亞連帶著疑問的眼神看著利娜莉。「那個人是......」

「嗯......」

 利娜莉看著那二人的背影,嘆氣。在這黑色教團的總部裡,像是每個人都在默默承受很多令人不快的事呢,不論是哥哥、神田或是雩也好。

「來,我來帶你參觀一下吧。」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