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戰爭的前奏

 

 

 嗯......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火車的車廂,窗子外的景物不斷倒退著,月亮隱沒在快要變成深藍的天空裡。

 她記得自己應該是坐在月台上哭累了然後頂著一晚無眠而睡著的,甚麼時候已經乘上火車了?話說回來,她的手好像握著些甚麼......很溫暖的感覺.......?

 視線往右邊去,發現神田坐在她的旁邊,手握著她的。

 神田的手......很暖......不過,為甚麼?為甚麼這冰山會握著她的手?

 他的眼睛緊閉著,似乎也是睡著了。凝視著難得一見的冰山睡容,是因為幾天前受傷了,所以體力還未完全回復嗎?先維持著這樣子吧,別吵醒他。

 他的大衣雖然經過了修補,但還是看得出之前被斬裂的痕跡,還有血跡——

 不對......總覺得有點不妥——

「為甚麼得用五個月才能痊癒的人會在這裡?」

「我身體的回復速度是這調子的。」

 那時這話題在他們兩人的無聊對話中不知不覺地結束了,但現在想起來便覺得很奇怪。聽亞連的說話,這傢伙應該是受了很重的傷才是,但他現在卻已經是完全沒事了——

 為甚麼他的身體會這樣的......而且任何特別的能力在背後也會有相對的代價,就像她的眼睛一樣,換來無數無眠的晚上,隨時的不安。

 擁有這樣的回復速度,到底是付出了甚麼代價?在心中暗自決定了,回去後一定要好好問一下科姆伊。

 這時她突然想起剛剛和科姆伊的對話。

"辛苦妳了——神田受了傷,而且心情看起來也不太好,請妳好好看著他了。"

 ——又不是他的母親。看了看那自己被握著的手——也不是他的女人。

 有點疑惑自己現在該是立刻推開他還是怎樣?理智告訴她應該推開的,別要和任何人有過深的交往......

 感覺到他的手動了一下,她抬頭,只見他的黑眸盯著她看。對望了一會,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掙扎,手沒有放開她的。

 她沒問他究竟為何,但她不介意他握著自己的手,說不出原因,感覺就像是天生不討厭他這樣做。

「心情平復下來了嗎?」

「嗯......哭過後舒暢多了,事情也想得比較樂觀點。」

「......怎麼說?」

 看著她微笑起來,腦海裡又浮現了那個溫暖的笑容,悄悄地又握緊了一點。

「人類的大腦,就接收訊息方面來說可以簡單地分為兩部分,那就是我們的意識和閾下意識,人類各種器官接收到的訊息會被傳到大腦加以處理。經大腦分類後意識處理的情報只有約5%,而閾下的有95%。所以我們走路時不會每走一步都得經過思考才行動,戰鬥時也是同樣的道理,一揮手一投足幾乎都是身體的自動反應。」

「這些都是我從莊尼他們那裡聽來的。」輕輕地嘆息著,她勾起一個落寞的笑容。「我的腦部大概也已經適應了,將我看到的人類靈魂大量傳給閾下處理,我也習慣不與別人有過於深入的接觸,藉以維持著這微妙的平衡,要不然,若是對每個人的靈魂都是如此在意的話,我早在很多年前便先把自己逼瘋了。」

「妳......」

 聽起來她離開沖繩後經歷過很多事情.....記得半年多前重遇她時她那受傷的表情,那個流著淚忍著痛的倔強樣子,為甚麼跟小時候那溫柔開朗的她有了那麼大的轉變?

「雖然從很久以前便有了覺悟,遇到像戰爭還是甚麼的,看見那些悲傷的靈魂......便很容易令自己情緒低落。」奇怪?說了這麼多,總覺得眼皮有點重,身體有往前躺下的傾向。「.......我可是很會胡思亂想的,也許是看得太多靈魂的後遺症呢.......所以得用這些話鞭策一下自己......才行......」

「休息一會吧。」

 見她開始犯困的樣子,用手輕輕地把她的頭按到自己肩上。

「嗯......麻煩你了......」

 語音漸消,她靠著他的左肩合上了眼。他用她的外套把她蓋好,偏頭,嗅到屬於她的香味。

「晚安。」

 

 


 六個月後,西班牙,古蘭度。

「可惡!」

 幾個跳落,雩仍是甩不掉那纏著她的惡魔。身子一偏讓撲向她的惡魔撞上地面,反手一轉,顫抖著的刀鋒抵著一頭lv2的巨爪。

「竟然有這種數量的惡魔......」

 咬緊牙用力一揮,把前面的惡魔擊飛,她趁著空隙察看四週。神田和瑪力各自被十來頭lv2圍攻著,三人的距離也愈拉愈遠。這樣下去,他們三人會被完全孤立起來,得想些辦法才行。

 沒辦法,雖然用那個會大量消耗體力......

 她倏地轉過身,向著與神田和瑪力相反方向奔去,轉進了狹窄的橫巷。

「喂!」

「雩!妳要往哪去?」

 身後傳來神田和瑪力的呼聲,她一邊跑一邊只在心中喚起之前看過的古蘭度地圖。

 大教堂就在這前方不遠。她回頭一看,果然如她所料有為數不少的惡魔想要追上落單的她。就這樣把更多的惡魔引來——

 終於看見自己的目的地,握著紅蓮的手一揮,前方的門應聲裂開。

 真是的——讓她想起那個早上被神田肢解的房門。

 搖搖頭,告訴自己現在不是想這些無聊事的時候。進入大教堂後,只聽身後牆壁被破壞的巨響,她連忙轉身面對著牠們向後拖行。

 不斷有惡魔從崩塌的牆壁湧入,放眼盡看已有大概二十頭lv2把她團團圍著,看來這些lv2都急著想要得到她的聖潔拿回去邀功,遠攻型的都拿起了武器,近戰型的也立刻撲向她。手一伸,她在身邊築起了一個小小的結界,把一切攻擊都擋在其外。

 這樣就好......這個教堂剛好把惡魔們困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她深呼一口氣,把手放在地上。

「二重結界!」

 她沿著教堂內壁築起了自身以外的第二層結界,把攻擊她的所有惡魔困在兩層結界之間。抬頭看了那些正痛苦地想要逃出結界,靈魂卻不斷向她發出痛苦呼喊的惡魔一眼,她只低聲的開口:

「聖潔發動。」

 很快地原本呈現透明的結界染上赤紅,惡魔的身軀逐漸消失,靈魂的枷鎖也得以打破。坐倒在地上,她有種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

「靈魂們......請安息吧......」

 呼......成為驅魔人也快一年吧......感覺她的靈力真的增強了很多,憑以前的她根本使不出二重結界......

 才想說總算安靜下來,教堂外又傳來了金屬碰撞的聲音。

 對,雖然外頭有半數的惡魔被她引到這裡來消滅了,外頭的神田和瑪力還持續戰鬥著。

 這算是前奏嗎.......聽說有數量比這裡多了好幾倍的惡魔正朝巴塞隆拿集結,雖然不知是出於甚麼的企圖——

 戰爭要爆發了,一場驅魔人與千年伯爵的戰爭。

 嘆氣,無論在甚麼時候,在甚麼地方聽到,這都是一個討厭的名詞始呢......

 重新站起來,她跑出教堂區的範圍,一頭lv2向她撞來。她連忙揚起紅蓮想要擋著,可是——

「!!」

 是因為剛剛的結界消耗了太多的體力嗎?刀子因手的無力和撞擊而飛脫,她被接腫而來的拳頭打至撞上商店的玻璃。

「呵呵,妳的性命我要了!」

 那頭lv2舉起手中的刀從正要空中撲下,從那角度衝下來恐怕是連她的結界也擋不下來。眼看她快要被惡魔擊中,脫不了身的神田急燥地想要衝過去,但仍是於事無補,他看看她的四周,突然一件散落在地上的物件映入眼簾。

「左邊!」

 吐了口血,雩正拚命地想要站起來躲避攻擊,聽到神田的大吼,她連忙看向左邊,只見地上散落著剛剛被她撞破的那商店裡的商品。

 弓箭!

 古蘭度是一座保有中古世紀特色的古城,仿製的刀劍武器向來是這裡的特產。

 她抄起弓和箭,不假思索地將箭放在左手虎口之上,拉開了弓。

「染上我的鮮血吧——」

 泛著紅光的箭射出,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那惡魔的頭部。

「呼......」

 鬆了口氣,她把頭靠著牆壁上,喘著氣。另一方面,神田使出二幻刀,把剩下的惡魔全部斬殺。

「完結了......」

 這裡附近已經沒有惡魔了。

 正當神田來扶起她時,她這才像想起某些事那樣盯著手中的弓。

 為甚麼——她明明就沒學過如何使用弓箭......但剛才情急之下拉開弓弦的她卻像是一早就曉得如何使用,而且還擊中了目標——

 她看向正在嘗試與瑪力通話的神田。

 他是知道我懂得用才......

 

 

創作者介紹

§灰色地帶§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