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染血的蓮花

 

 這裡是......

 睜開眼,以為自己又來到了那血色的世界,卻見自己身在一個和式寢室中。她記得她和師傅他們是在中國地區一所民居投宿了,這不是他們原本過夜的地方啊。

 哎呀?為甚麼?

 她撫上自己的臉,發現自己正在流淚,她不瞭解,但看到四周的環境讓她不由自主的流下淚來。

 為甚麼會有如此悲傷的感覺?為甚麼她會流淚?

 滿心的只想逃離,她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毫不猶疑地拉開了房間的紙門。

 !

 門外一片黑暗,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死不瞑目的屍體,看到了沾滿鮮血的場面,她退後了幾步。

 這是甚麼?這些人都是些很熟悉的臉孔,不是教團的人......是誰!?

 她抱著頭衝了出去,閉上眼不敢想象自己身邊有多少如此的屍體。不知跑了多久,她才慢慢地睜開眼來,卻又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

 蓮花?

 在她眼前的一片黑暗中,只有一株睡蓮綻放著潔白的光華,但像朝晨的露水,血也沾上了那睡蓮,花瓣逐漸由純白變為污紅,這轉變像是宣示著甚麼的結束,不安也隨之湧上她的心頭。

 不要......

 她連忙伸手想要抓著那睡蓮,但在那之前血紅已完全污染了蓮花的純潔,並擴展至四周的空間——

 

 

「呼......」

 醒來,果然還是身在那民居中,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甚麼啊......結果,還是那血紅的世界。

 手放在額頭上,她嘆了口氣。

 這種夢到底要延續到甚麼時候?總是不厭其煩地揭她瘡疤......

 ?

 說起來,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那個血色的世界總是顯現了現實即將或已發生的悲劇......那不是單純的惡夢嗎?想想這也是成為驅魔人後才發生的事呢......

 跟聖潔......有關嗎?

 這麼可以理解為聖潔藉夢境告訴她甚麼嗎?包括她所不認識的過去......這樣想的話,在夢中的熟悉感也能得到解釋了。

 她從懷中掏出紅蓮,注視著那柄子上的蓮花雕刻。

 唉......那沾血的蓮花跟你有甚麼關係嗎?紅蓮......

「!」

 突然,一個熟悉的場面浮現在她眼前。同樣地躺著,以同樣的姿態舉著刀,在她上面的是......惡魔?

 她倏地坐起身來,抓緊胸前的衣服,剛剛的驚嚇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這究竟是......

 她搖搖頭,告訴自己也許是想太多了。

 環視四周,只見另一份床鋪原封不動的放在地上,看來神田那傢伙是整晚待在外面沒進來了。

 這裡只有兩間房間,師傅以保護女孩子為由硬把神田踢了過來跟她睡同一間房間,結果神田負氣地(?)整晚守在門外了。

 外頭還沒天亮呢......

 那陰沉的傢伙現在是怎麼了啊?

 

 

「哎呀,神田君怎麼一大清早坐在這裡發呆呢?」

 聽見提艾多魯格外精神的聲音,原本托著下巴看著前方沉思著的神田帶點殺氣地抬起頭,看著這個害他一夜無眠的始作俑者。

「哈哈......這不是很好嗎?看來你還很有精神呢。」

 見神田沉默地瞪著自己,提艾多魯連忙笑說著。「你看著那蓮花發呆呢,在想甚麼?」

 在神田前方的正是一池蓮花,這是他們投宿的那所民居所種的。看著池裡含苞待放的睡蓮,他難得地像是要嘆息的深呼了口氣,看向身後的房間。

「跟小雩有關?」

 先前聽科姆依和迪夏說神田君跟小雩的關系非淺,這兩星期來他們的想法看來是已得到証實了。事實上,這八年來他也是第一次看見神田會對其他人的事如此在意。

「......當我趕回去的那時候,那裡就只剩下一個充滿屍臭的神社、一池血水,還有染滿人類及惡魔鮮血的蓮花。」對他的提問不置可否,神田只是靜靜地說著:「那個以蓮花為家徽的家族到最後只能以被惡魔的血玷污之名消失於世上......」

「呀」的一聲,他們身後的房門打開了,雩靜靜地看著神田,淚水不斷自眼中流出。

「你一直都知道的嗎......我的過去......」

 他回過頭來,看見雩已醒來讓他有點驚訝,但他沒有作聲,只是點了點頭。

「......為甚麼?」

 他依然沉默著,沒有回答她的疑問。見他沒有回答的打算,她逃了,從他身邊跑開,離開了這所房子。

 沒有目的地逃跑著,她不知現下自己該到哪裡去,她只是想從他的身邊逃開,否則她不知道得該怎麼面對他。

 充滿屍臭的神社......染滿人類及惡魔鮮血的蓮花.......以蓮花為家徽的家族......這些全都是跟她的過去有關的事物,最重要的是......那傢伙沒有否認,他沒有否認她的問題......

 之前一直默認著和他之間的奇妙關係的她,像是一切可相信的都被推翻了,因為那個她一直以來最相信的他像是變了,變成她所不熟悉的。

 跑出了那小村落,跑進了森林,不知多少次被絆倒又重新站起來了,她一直在跑,直到聽到水聲漸近,她才醒過來,在懸崖邊勒住腳步,旁邊萬丈瀑布傾瀉而下,形成瀑布下極為壯觀的水霧奇景。

 好險......差點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摔死了。

「咕哈哈哈——想不到在這裡遇到另一個落單的驅魔人呢。」

「另一份美食不得不讓給諾亞大人,這份我們就不客氣了!」

 她回頭一看,幾十頭lv2的惡魔正從上空看著她大笑著。「不好......被包圍了......」想要退後,卻已是萬丈深淵了。

 正當她分神看向腳下,一名惡魔向她撞來,站在崖邊的她無從使力,輕易地被撞飛至半空。

 到此為止嗎......結果她只能抱著那空白的過去死去嗎?

 祇少讓她死前見那傢伙一面才死去,可以嗎?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