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揭示真相的約定

 

「唔~~心情好不了起來呢,即使已經殺了那少年。」

 雙手插著袋,男人邊走邊抱怨著。「不過,這麼一來,千年公要我殺的都全殺了吧。嗯?」

 停在河邊,他發現前方的大石塊前似乎有甚麼被絆著了。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名人類少女,雖然臉朝向天的浸在水裡,但被岩石影子所遮掩著,他看不清她的臉。

「我應該拉她上來嗎?......算了,如果已經死了的話就給迪絲來點飯後甜品吧。」

 把那吸了水還嫌有點輕的身體拖上來後,他一探她的鼻息,除了發現她還活著,還發覺她的臉好像曾經看過......

「唔......」

 咳了幾下,雩悠悠轉醒,本來還不太清醒的她,看見男人近距離放大的面龐,頓時嚇得完全地醒過來。

「是你!」

 顧不得身體是否能使力,她使盡全力地雙腳一蹬,把男人踢飛。

 是那個男人......那夜在巴塞隆拿殺了迪夏的那個男人!

 她連忙爬起來,擺出戰鬥的架式。

「哎呀,我們以前見過臉嗎?」

 男人連忙擺擺手,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月光灑落在她的臉上,他很快便對她的外表疑惑起來。「咦?妳有點面善呢......是那天在巴塞隆拿的可愛的小姐嗎?」

「是你......殺了迪夏的嗎!?」

 反手握起紅蓮,她拿刀朝男人揮去。「回答我!」

「喂喂,別這樣激動嘛,會破壞形象喔。」

 男人動也不動,身體像是不存在的讓她穿透了,她回頭瞪著他。

「回答我。」拿著刀的手顫抖著。「是你殺了迪夏嗎?」

「迪夏?」男人喃喃地重複這個名字,這才恍然大悟。「啊!是那個穿得奇奇怪怪的矮個子嗎?」

「......你是諾亞吧?」得到預想得到的答案,她手中的紅蓮泛起淡淡的綠光。「那就有了砍你的理由。」

 刀鋒一轉,她衝向男人的方向,卻被男人輕易避開。

「算了吧,小姐,我剛剛可是已經出過手了,如果妳不想像那個白髮少年一樣下場的話。」

 左手......白髮少年......!?

「亞連......你對他做了些甚麼!?」

 驚覺他話裡的意思,她睜大了眼睛,連語音也抖震起來。見她有機可乘,他睜間移動到她的面前,伸手按著她拿著紅蓮的手。

「有些事還是別深究為好,可愛的小姐。」另一隻手朝她的腹部揍了一拳。「如果以後真想為朋友復仇的話,那就記住我的名字,鐵奇.米古。嘛,也不知現在的你是否還能聽得到我的話呢......」

 聲音好像逐漸遠離了......眼前的影像也變得模糊起來.......

 又是這樣嗎......根本完全派不上用場......

 

 


「啊啊,妳醒來了呢。」

 當她再睜開眼時,提艾多魯的臉就在眼前。

「對不起......好像總是這樣昏倒讓你們擔心......」

「我才要說對不起呢,明知道妳在房裡還跟神田談起令人敏感的話題,妳非常在意自己過去的記憶吧?」

「是......不過,我已經不要緊了,冷靜下來後想一想,神田沒有義務告訴我任何事,而且他......」

「好了好了,妳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向我解釋吧,不想說的事就別說了,妳還在發燒呢。」他替她換了額上的毛巾。「要我叫神田君進來嗎?」

「......不,現在......還不行。現在的我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雖然我一點怪責的意思也沒有......」撫上額上清涼的布條,她暗暗地嘆息著。「現在的我......還無法一個人面對他。」

「別要鑽牛角尖就好。」苦笑地深呼了口氣,提艾多魯拍拍她的頭。「不過,神田君對妳的心意是如何......我想妳一早就已經瞭解吧?」

「知道是知道......不過......我不明白......」就像一幅已經有一定完成度的拼圖,根本還無法看清楚整幅拼圖的原貌。「......對了,那時候那個諾亞,鐵奇.米古說他.......師傅,亞連呢?」

「亞連?啊......那個瑪利亞的弟子嗎?」

「瑪利亞?古諾斯.瑪利亞元帥?」好像是有聽說過那孩子的師傅是這人沒錯。「他應該就在我倒下的地方附近......」

「其實......剛剛把妳帶回來的是瑪利亞的改造惡魔。」

「改造......惡魔?」

 

 

 

「嘛,有我替你們在後面推,這船明天中午前就能到達沖繩啦。為了對付那些lv3,你們快去休息吧。」

 由提艾多魯不知打從那時約好見面的改造惡魔帶路,一直隨心意更改目的地的提艾多魯現在鎖定了日本的江戶為目標,三名弟子自然也隨之搭上了往日本的船。基於海上會隨時被惡魔狙擊的可能性,從中國南方出發的他們決定以最短的航海距離在日本的最南方的沖繩登陸。

 剛剛收拾掉一大堆惡魔的他們,聽見改造惡魔拍胸口的承諾會儘快加速後,也各自準備休息。在這艘不大不小、沒有水手的破舊客船中,只有兩間小小的客房,也不顧之前發生的事,提艾多魯還是打著沒有空餘的床及男人要保護好女孩子的名號把神田趕到雩那裡。當然,仍是臭著臉的守在女孩子的房前。

 打開窗,徐徐海風迎面吹來。她抬頭,看見遠離城市的夜空中繁星清晰可見。

「亞連......還好吧?」

 雖然之後瑪力跟科姆依確認過,受傷的亞連似乎已被亞洲支部接收了,但似乎已經無法成為驅魔人了......

 又是這樣呢,像迪夏那時一樣。她總是慢一步,救不了最重視的同伴。先是待她如親妹的迪夏,然後便是跟她很相似的,那像是弟弟般的亞連。

 自嘲一笑,這種懊惱感似曾相識,在她所不知道的過去中曾發生過這樣的事嗎?

「!」

 想到這裡,忽然她又陷入那血紅色的世界,那天夢到的場景又再淨現於她眼前,打開門便看到了無數的屍體,內裡的器官被肆意地扯出,紅的白的灑落在地上——

「不要!!!」

 受不了這令人打從心底發毛的血腥場面,她抱頭尖叫起來。門外傳來大力的拍門聲,守在外面的神田衝了進來,把被恐懼支配著的她納人懷中。

「發生甚麼事了?」

 輕撫著她的長髮,他嘗試讓她冷靜下來。她急促的呼吸稍為緩和下來,緊抓著他胸前的衣服。「這年以來一直夢到的那個紅色的世界......原來......那些都是血......是內臟......人的內臟......」

「別去回想。」

 更用力的把她的臉按到自己懷裡,他讓她停止回想那可想像得到的噁心場面。

「怎麼了!?」這時,提艾多魯和瑪力也從船的另一間客房趕到,在休息之際聽到她的尖叫著實嚇了他們一跳。

「她作了惡夢。」

 見雩在神田懷中似乎安靜下來了,提艾多魯囑咐神田陪著她後,也跟瑪力離開了房間。

 一段時間,神田一直沉默地邊抱著她,邊撫著她的頭髮來安撫她,直至她的身體停止抖震。

「沒事了吧?」

「嗯......」她從他懷中抬起頭來看著他,發現自己其實比想像中更依賴他。「最近每次當我在想那記不起的過去時......總會看見那個可怕的世界......」

「那就別勉強自己想。」

「吶,我在想你之所以不告訴我有關過去的事情,應該也是為我著想吧。本來人人都有不願意去談的事情,你沒有義務告訴我,而且我也不應在這種戰爭的時候去在這種事上鑽牛角尖......」重新靠在他厚實的胸膛上,自那天鬥僵後第一次二人獨處,她終於開口說出一直憋在心裡的話。「但是呢......我還是想知道......這次結束後回到總部,把一切都告訴我,好嗎?」

 他偏頭靠著她的,嗅到那屬於她的香味。她多少意識到自己背負的過去不是怎麼快樂的事,也多少瞭解他不告訴她的原因。即使如此,她還是希望能在一切結束後知道真相,不願逃避下去。

 既然她選擇正面去面對,他沒理由去阻止她。他尊重她的決定。

「......嗯,我答應妳。」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