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破碎的江戶

 


「這附近已經沒有任何人或惡魔的氣息了。」

 雩緩緩地睜開眼,看著眼前破舊的和式古風寺院。「不過,可以在很遠的西北方感覺到有強烈的反應,似乎有大量的惡魔向那邊聚集了。大概原本駐集在這裡的惡魔也......」

「那個是伯爵在召集全日本的惡魔到江戶去。」

 改造惡魔的身體抖震著,似乎是在努力想要對抗伯爵的命令。

「那我們得快點趕去那裡呢。」

 說著,提艾多魯和瑪力便邁開腳步,與改造惡魔一同離開。惟獨神田和雩還是站在原地,任憑海風拂過長髮,依然看著眼前的建築物。

「吶,神田,這裡我以前曾經待過吧。」

 從看見的那一刻開始,便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嗯。」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隨著師傅的腳步離開。

「不問些甚麼嗎?」

 她停下來,沉默了一陣子,沒有回頭。「嗯,不問了。已經決定了,我不會再疑惑了,因為......你答應了我,約定好要告訴我一切。」

 說完,她繼續往前走。見她如此釋懷,他嘖了一聲,難得地牽起了嘴角。

「......哼。那走吧。」

 

 

 

「已經不行了......」

 隨著米蘭達的悲嗚,一直保護著利娜莉和其他無法戰鬥的人的結界開始消失,鐵奇.米古突然出現,抓著了無力反抗的利娜莉的脖子。雖然沒有戰鬥能力的喬治.韓一拳揍過去想要救出她,但他的拳頭仍只是穿透了這名諾亞的身體。

「迪絲,吃掉他......!」

 正當背對著喬治的鐵奇想要離開時,赫然發現一把鋒利的長刀自他腳下的屋頂伸出,一瞬間,神田和雩便從屋中破頂而出,擋在喬治面前。

「喔!又是妳啊,這位可愛的小姐。」

 認出一個星期多前才見過面的她,鐵奇嘿嘿地笑了起來。

「......鐵奇.米古。你——」

 伸手阻止了她,神田的右手更加握緊了六幻。「這男的交給我,妳去帶其他躺下了的離開這裡。」

 說著,神田快刀擊向鐵奇,迫使他放開了利娜莉。神田接住了昏倒的利娜莉,拉比也趕到來,擋下了鐵奇大範圍的攻勢。

「喲!大將,很久不見了呢。啊!小雩也是!」

 雩把米蘭達和無法戰鬥的人帶到較為遠離惡魔的一所空屋,並用小機器人通知提艾多魯後,迅速地回頭衝去神田那邊,剛好遇見了比她早一步趕到的拉比。

「我們的元帥啊......古諾斯元帥在江戶這裡有工作,你們呢?」

「類似情況吧。」

「!聖潔發動。」

 感覺到上方惡魔發動攻擊,雩連忙張開結界並發動聖潔,擋著了那合體惡魔特大號的臉。不久,那惡魔發出了刺耳的悲嗚,似乎是被瑪力的弦線緊緊地抓著了 。

 輕鬆地解決掉這巨大的目標後,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襲向他們,抬頭,只見浮在半空中的伯爵放出了黑色的力牆——

 

 

 

「怎麼會......!?」

 躺在地上,勉強維持著意識的雩把紅蓮插在地上,企圖借其支撐起連移動也感到非常困難的身體,放眼望去,江戶城連殘桓敗瓦也沒有剩下,完全自世上消失。

 突然感到臂膀被托起,原來是和她一樣只能勉強移動的神田扶起了她。

「神田......」

"米蘭達......拉比.......神田......雩.......大家......"

 突然聽到這熟悉又帶點奇怪回音的語音,一直只能虛弱地拖著腳步向前走的神田和雩都驚訝地抬起頭,看著眼前一個從未見過的、散發著與聖潔一樣淡淡光芒的結晶。

「利娜莉的聲音......從裡面......」

 神田別過頭去問喃喃自語著的拉比。「喂,這是怎麼回事?」

 還沒有得到拉比的回答,鐵奇又揮手攻了過來,神田連忙架起六幻抵擋。不久,拉比也被另一個身型巨大的諾亞纏上,提艾多魯也現身發動聖潔,與巨型惡魔對抗。

 雩張開結界,即使受傷的身體有點使不上力來,仍守在利娜莉的結晶旁邊,眼睛一直盯著從天飄下的伯爵,反手握起紅蓮護在身前。

「哎呀,初次見面呢,妳是梓城雩小姐吧?」

 沒理會他的寒喧,她仍然只是盯著他,絲毫不敢放鬆。

「......少在那裡裝紳士,你這脂肪共同體在想甚麼,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別想要碰利娜莉!」

「好過分啊☆竟然說我是甚麼脂肪共同體——」鏡片下的眼睛露出了殺意。「壞孩子要遭受懲罰呢☆」

 伯爵舉起了左手,向她放出和剛剛毀滅江戶城一樣的黑色光球,無力閃避的她被直直地擊飛到遠方,包圍著利娜莉的結界也隨之崩潰。

「不要......利娜莉!!」

 吃下那一擊被擊飛的她無法動彈,只能躺在地上憤恨地看著伯爵接近利娜莉。正當她絕望地大叫時,天空和空間像是裂開了,一浮現著深紫妖魅光芒的物體自地面冒出。

「亞連......是亞連?」

 無法相信自己所看見的,她喃喃自語地看著那突然憑空出現化解了伯爵攻擊的少年。「亞連!」

 他不是應該失去了左手嗎?應該是被鐵奇.米古破壞了的......而且受了重傷的啊!但他現在好端端的就在這裡跟伯爵交手,左手不但復原了,而且跟以前的好像有點不一樣了。竟然跟那脂肪共同體打成平手了......亞連,你在那之後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好強......!利娜莉!」

 在交手之際,解除了結晶狀態的利娜莉失去了支撐,倒在地上。伯爵趁著這一空隙,放出光球來攻擊毫無防備的利娜莉,只見亞連連忙回頭想要擋下。一聲巨響,爆炸令四週變得煙霧彌漫,擔心亞連和利娜莉的雩顧不得自己身體的狀況,拚命自身體深處擠出一絲力氣,迫使自己站起來,快步走向爆炸的中心尋找二人的身影。

 在朦朧中,她感覺到了拉比和亞連正在接近對方,但聽拉比的反應,似乎是把亞連錯認為惡魔了。

「拉比,那是亞連啊!」

「甚麼?亞連?」

 呼......還好沒有揍錯人了。「!等等,神田......」

 才剛放心下來,她察覺到神田正全速衝向亞連那邊,看樣子又是錯認亞連為諾亞了,但待得她開口時便已太遲了。

「受死吧!」

 說時遲那時快,神田已一刀朝亞連砍下去,幸而亞連也反應過來舉起左手擋住了六幻。

「嗚哇!亞連!」

「神、神田!?」

「荳芽菜!?......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我才想知道......還有,我叫亞連,不是甚麼荳芽菜。」

 縱使彼此認出對方的身份,武器對恃的金屬撞擊聲仍然響絕於耳。

「啊啊,他們又要開始了。」

 趕到來的雩看見此情此景,只能無奈地搖搖頭。無視他們快要開始的沒營養的對話,她奇怪地發現附近已經沒有人諾亞和伯爵的氣息。「全部不見了?」

「嘖。」

 對手突然消失了,神田不悅地瞪著亞連,當然拿著六幻的手沒有絲毫放鬆。

「喂,幹嗎向我咂嘴?會被敵人逃掉是因為神田太遲鈍了吧。」茲

「你說甚麼?混蛋,竟然滿不在乎地在別人背後出現說話,你這荳芽菜!」茲茲

「都說我叫亞連了!要我說多少遍才能記得?啊,對了,神田的腦袋也很遲鈍吧。」茲茲

「哼,很有膽量嘛。我現在就把你的頭髮給全部剃掉賣給沒頭髮的老頭。」茲

「賣給沒頭髮的老頭的話,神田的黑髮應該更受歡迎吧。」茲

 拉比拉拉雩的衣袖,有點怕怕的小聲地跟她耳語。

 喂喂,妳不去阻止他們嗎?妳看到了吧?劍拔弩張的緊張程度已到達可耳聽的地步了啊——茲

 相信我,這種時候別作聲是最明智的選擇。

 見她一副準備隔岸觀火的樣子,拉比忍不住還是開口想要勸勸他們。

「你們都冷靜點......再怎麼說這也是感人的再——」

 聽見他的聲音,正鬧得火熱的二人帶著可怕的表情轉過頭來瞪著他。

「囉嗦,剃掉它!」

「哎——」

「我就說了吧......」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