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短暫的休息

 

 確定四周沒有惡魔或是諾亞的跡影後,會合的眾人以斷掉的石橋橋底作掩護歇息著,為不知何時會再來的戰鬥而準備。

 提艾多魯讓神田和瑪力在外面把守著,在剛剛的戰鬥中弄丟了束髮繩的神田盤坐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雩拿出自己備用的繩子,走上前輕輕抓起了他的長髮。

「唔。怎麼了?」

 突然感到有人碰觸自己的頭髮,神田的身體自然地顫動了一下,但他沒有回頭,似乎是知道來者是她。

「替你把頭髮系好。」

 她拿出隨身帶著的木梳子,一下一下的替他把頭梳順了,遇到打結的地方便抓著前端的位置使力把它梳直。最後,終於把他的馬尾重新系好。

「......吶,小雩,我們只是半年沒見吧。」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拉比開口了。

「嗯?應該沒半年這麼久吧,才四、五個月。」

「才四、五個月......你們甚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親密了!?」

 她在替優梳頭髮耶......替那個生人勿近的優梳頭髮......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沒有絲毫抗拒的意思!?

「是這樣嗎?」嘛,她跟神田的關係變得有點微妙是沒錯啦。「拉比想的話我也可以替你梳啊?」

「咦?真的......」

 原本歡天喜地想要回答她好的拉比在接收到在她身後神田像是要殺人的目光後,硬生生地把原來想要說的話吞回,只能嘿嘿地乾笑著。「真的不用了,哈哈。」

 哈哈......這就是所謂嫉妒嗎?

「?」

 無法意會這兩個男人之間的氣氛,她轉過頭去,看見亞連低著頭坐在仍未醒來的利娜莉身旁。

「你現在還能好好的站在這裡,實在太好了。」

「雩?」

 聽到她的聲音,他抬起頭來。「說的也是呢,對於自己還能繼續戰鬥,到現在為止還是有種無法相信的感覺。」

 她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

「那時候我還以為無法再跟你一起戰鬥呢,明明......你的聖潔已經被破壞。」

「咦?那是說妳早就知道這些事嗎?」

「嗯,我遇到了那個叫鐵奇.米古的男人,他說把你幹掉了......之後瑪力也曾向科姆依求證過,說你受了致死的傷,連聖潔也被破壞了。」

「我在亞洲支部待了一段好長的時間,也發生了好多的事,還好到最後左手還是復原了。但是我的突然脫隊給大家帶來了很多的麻煩呢......」

 她沒漏看到他那因握緊而顫抖的拳頭。「我救不了斯曼,連利娜莉也......」

 他聽說了,為了保護安妮塔小姐的船,利娜莉最大解放了聖潔,現在別說戰鬥,連行動也感到困難。

「......我也好不了多少啊。」

 那個叫鐵奇的男人殺了迪夏,也差點殺掉了你。而我總是在這些發生後,才遇到那個男人。那時我對自己甚麼都做不了,卻因那男人的手下留情而得救,感到非常的悔恨。「你已經盡力了,沒有人會因為你的平安無事而責怪你的,你作為一個驅魔人活著回來我們當中,這才是最大的安慰。」

 她一如既往的拍了拍他的頭,像個姊姊般安慰他。

「雩,謝謝——!」

 總感覺背後有殺氣,亞連回頭一看,只見神田的咂嘴和拉比的乾笑。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那你們的目的是要和瑪利安回合,破壞惡魔製造工場,是這樣吧?」

 趁著米蘭達醒來,為大家吸取舊傷時間的時候,提艾多魯也開始表明自己和弟子們的立場。

「是。」

「不過我們來日本的目的是要尋找新的適合者,完全沒有和瑪利安合作的意思。」提艾多魯無奈地說道:「那個男人把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視作道具......即使是受命要來保護他的你們,也只是被當作他和改造惡魔的計劃中的棋子而已,明白嗎?」

「師傅果然是被討厭了呢。」

 聽見亞連嘀咕著,旁邊的雩有點嘖嘖稱奇。「嘛,我覺得能讓除了諾亞和惡魔都友善對待的師傅作出如此評價,你的師傅還真不是一般的惹人討厭呢。」

「哈哈......相信我,那個人絕對是惡魔。」

「我們都明白的,我們都是在受到警告的情況下來到這裡的。」

 學者沉靜地代其他人表達了意見。聽見如此的回答,提艾多魯煩惱地搔著自己蓬鬆的頭髮。「唔——現在僅存在世上的驅魔人,就只剩下現在教團裡的希布拉斯加、索卡羅和古蘭度,那個不知所蹤的瑪利安和......現在這裡的十人。」停下搔頭的動作,他露出少有的認真神色。「我覺得現在並不是跟伯爵硬碰硬的時候,作為使徒也有責任保留自己的性命直到真正適當反擊的時候。」

 雖然提艾多魯勸他們撤離戰線,不過一直辛苦走來,犧牲了不少教團支援者同伴的古諾斯部隊堅決不想走回頭路,瞭解他們決心的提艾多魯只好嘆口氣,尊重他們的決定。不久,利娜莉也開始悠悠轉醒。

「利娜莉。對不起。」

 見她醒來,亞連的第一個反應還是道歉。

「為甚麼......要道歉?斯曼的話......你已經救了他......」她以一隻手撐起身子,另一隻手撫上亞連的臉,想要安撫那像是快要哭出來的他。「斯曼不只是被殺害的,因為......妳已經救了他的心。」

 聽到她的認同,她的安慰,亞連禁不住流下淚來。

「歡迎回來,亞連。」

 聲音已經有點嗚咽,他撫上利娜莉的手。

「我......我回來了,利娜莉......」

「嘿嘿......」破壞這小倆口(?)之間幸福氣氛的,是一直和其他人一樣像是一直被無視的拉比。「亞連哭了?」

「我......」

 亞連才正想反駁,利娜莉笑著提醒拉比他自己在船上時也曾因為失去亞連和她而哭了。

「我才沒有哭啦!」

 正當眾人因這玩笑的氣氣而放鬆時,利娜莉躺著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五芒星印記,她冷不防便被吸了進去。見狀,亞連連忙想要抓著她,卻被一同吸了進去。像是連鎖反應的,接著想要拉著他們的雩、拉比、喬治、神田和克勞利都被吸了進去。

「快停下來——」

 被吸進去後,雩感到自己的意識正不斷逍去,昏昏沉沉中聽到師傅的呼喊,但即使伸手也夠不著——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