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諾亞方舟

 


 被那五芒星的印記吸進去後,他們在一個帶有南歐風的城鎮被吐出來,像是層層疊的依次摔在地上。

「嚇、嚇死了......」

「嘖。」

「啊......」

「你們竟然讓一個淑女挾在兩個男的之間......」

「快被壓扁了......」

 在最上頭壓著所有人的是愛吸血的克勞利,接著是神田、喬治和拉比,最可憐的雩被挾在拉比和亞連二人的背部之間,亞連則是以左手撐起身子,不讓自己壓在最底下利娜莉身上。

 為免最瘦弱的雩和獨力撐起所有人重量的亞連被壓垮,眾人連忙起來扶起他們。神田看看四周,不禁感到疑惑。

「這個城鎮是怎麼一回事?」

「啊!」亞連也站了起來。「這裡是方舟的內部。」

「那我們為甚麼會在這種地方?」——茲——

「我哪會知道。」——茲——

 二人之間又燒起了不可見的怒火,感受到異常壓迫感的克勞利小聲地嘀咕著:「吵架可是不好的哦......」

 見他似乎想要開口參上一腳,雩連忙捂住喬治的口。現在這種時候說些甚麼引起他們注意可不是鬧玩的。

 這時,拉比把仍躺在地上的利娜莉拉起來,卻發現了她身下還有一柄有著奇怪外表的南瓜頭傘子。那傘子突然彈跳起來,還開口說話。

「別碰我萊羅!臭驅魔人!」

 結果那句臭驅魔人成功吸引了正鬧得火熱的二人注意,紛紛使出他們的武器一人一邊的架在那南瓜頭上。

「是你搞的鬼嗎?」

 雩有點黑線的看著他們,怎搞的在這種時候卻如此地合拍啊。

「......不想被一刀兩斷的話就讓我們出去。」

「......出口在哪裡?」

「沒、沒有出口啊萊羅......萊羅!」

 怪叫了一聲,那南瓜頭突然傳來了伯爵的聲音,之後還吐出了和伯爵有著同樣外形的氫氣球,說是這方舟將要停止機能,而被吸入這裡的他們則是跟著這方舟陪葬。當三小時後,這艘方舟的資料下載完成時,便會被次元的夾縫所吸收而毀滅,當然被留在裡面的他們也是同樣的命運。

 像是響應著他的死亡宣告,四周也像是地震般崩塌著。

 一咬牙,雩抽出掛在身後的弓箭,射破了那個升到高空還在說著話的氣球。

「.這個胖小丑.....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

 

 


 抱著碰運氣的心態,他們到處破壞建築物,來尋找亞連口中的一絲希望。

「!」

 敏感地感覺有異樣,雩皺起了眉。看見她像是有點遲疑的表情,神田走近她,知道她可能有甚麼發現也說不定。

「怎麼了?」

「不,感覺到有聖潔的氣息,一下一下的,但距離很遠.......」

「嗄?」

 另一方面,多次砸屋不果,再加上那怪傘不斷的重申,大家也開始感到氣餒。

「真的......沒有出口啊......」

「!亞連......」

 比起聖潔,更強烈的氣息突然在亞連身後出現,察覺到的雩連忙想要出聲警告他。

「只是出口的話......有啊,少年。」

 聽見身後傳來一把聽起來很熟悉的輕浮的男人嗓音,亞連小心翼翼地回頭看去,一個咬著根香煙的高瘦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當然在他回頭之前那男人大可任意出手幹掉他。

 呆了一會,亞連、拉比和克勞利似乎認出了這男人的身分,一起驚訝地指著他大叫起來。

「酒瓶底厚鏡片!」

「哎?這是甚麼名字?」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的!?」

 趁著這時候,雩毫不放鬆地盯著這個同樣予她熟悉感覺的男人,當然她跟神田一樣沒忽視這男人本身帶有的殺氣。

「喂,這傢伙充滿了殺氣。」

 見那男人的嘴角向上牽起冷笑著,這影像不禁與她記憶中的一個男人的身影和樣貌重疊起來。

 她不會忘記的,是他——那晚在巴塞隆拿殺了迪夏,握緊她的心臟,把她的性命肆意玩弄的男人!

「難、難道你是......亞連,這個人是......」

「!?難道是......」

 亞連似乎也猜到雩所想的。

「哇呀,女人還真是小心眼呢,竟然把我這個人類模樣認出來了,妳應該是沒看過啊,可愛的小姐?」

 那男人慢慢向後彎腰,那眼鏡穿透了他的頭部掉到地上,而他的膚色亦由白轉為灰黑。他用手向上梳起額前的頭髮,露出作為諾亞——鐵奇.米古,刻在額上的聖痕印記。

「你們想要出口吧?我可以給你們一個。雖然這艘方舟已經沒有出口了,但用羅德的能力還是能做得到。」

 他手上把玩著一把鑰匙,同時背後有扇羅莉風的門從地面冒出。

「我們家的羅德,是諾亞中惟一一個能不使用方舟亦可進行空間移動的能力者。」他吸了口煙,然後呼出。「怎樣?繼續我們在火車的賭博,我以『出口』,你們則以『性命』作賭注來決勝負吧?這次可不能出老千哦,少年。」

 賭博......?雩看看和鐵奇對恃著的亞連。似乎亞連曾經遇見人類模樣的鐵奇,而且被騙得很徹底的樣子。

 鐵奇接著說出了遊戲規則:只要他們能在這剩下的時間,用他手上的鑰匙通過三扇門,並找到羅德的門,就算他們贏了。

 鐵奇離開後,他們繼續逃往仍未開始崩塌的地方,好不容易才鬆了口氣,但更沉重的問題正衝著他們來。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如果真如伯爵所說只剩下三小時的話。」拉比不斷擦著因劇烈運動而流下的汗水。

「只剩下兩小時了萊羅。」

 亞連看了看利娜莉,也開口了:「羅德的能力我們也不是沒體驗過呢......」

「嗯......」

 即使是由不可信任的敵人提出,看這情況也已經不容他們多想,這可能是他們惟一的機會。

「唉,惟有是這樣吧。接收這個挑戰......」

「嘖。」

 無可奈何的他們到最後決定以最孩子氣的猜拳方式來決定誰來用那鑰匙開第一扇門,畢竟是在這個幾近絕望的境況中所看到的一絲曙光啊。結果——

 亞連看看四周多不勝數的門,遲疑了很久才想好開哪一扇門。

「這扇門好嗎?」

「哪一扉都沒差啦。」

「快點開吧,矮子。」

「亞連猜拳很弱呢......」

「發現這一點算是不幸中的小幸嗎......(喂)」

 轉動鑰匙,那扇門由原來的棕色變成了色彩繽紛的圖畫。感覺有點像是被作弄的眾人都沉默了一會,不知道接下來各自的命運會是如何。亞連轉過身來,看著大家,伸出了右手。

「絕對會從這裡逃脫的。」

「嗯。」

「一定!」

「好。」

 除了雩和神田,大家都會意地把手放在他的上。然後,眾人都以期待的眼神看著神田。

「別看著我......誰要做這種事了。」

 還是一樣的不坦率呢,這個男人。在他身後的雩嘆了口氣,左手敲了他的頭一下,走上前雙手放在他們的手上。

「妳——」

「我也來,連著這笨蛋的份。」

「好,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icektc 的頭像
janicektc

§灰色地帶§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