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不安.毀滅的前奏

 

 走進那扇門,他們來到了一個倘大的空間,抬頭看上去是一片像是童話中才會出現的夜空,四周卻是一片荒涼,沒有一草一木,只有怪石嶙峋。他們有點遲疑的一直向前走,直到神田和雩察覺前方有點異樣。

「神田,前面......」

「嗯,又是那傢伙吧。」

 神田停了下來,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前方的龐然巨物。他們見過好幾次,這身材巨大、有著諾亞膚色的男人曾混在襲擊他們的惡魔數次,卻總是只在遠方看著他們。看著他,神田伸手按著腰間的六幻。

「你們先走吧。斬殺這傢伙是我的任務。」

 冷不防聽見他這樣說,眾人都感到非常詫異,在這種時候沒人希望有人會掉隊。不過神田沒理會他們驚訝的呼聲,徑自拔出六幻直指著眼前的諾亞,這時四周空間又震動起來,感受到這毀滅的先兆,大家更覺得不能把神田一個留下來。

「那我也留在這裡吧!」

「亞連!?」

「大家趕去出口繼續前進吧,我們待會會追上的。」

「別說笑了,要我跟你在一起......我說過了吧,由我來幹掉這傢伙。」亞連擅自提出要留下來幫他的主意明顯地讓神田感到很不爽。「快給我滾!還是說要我先砍了你們?」

「神、神田?」

「他他他發火了耶!?」

「胡說......是認真的嗎?」

「界蟲.一幻!」

 說到做到,神田當真一揮手,使出了絕技,眾人除了雩外都被從刀鋒出來的界蟲追著跑。

「痛痛痛痛——」

「哇呀——」

「真的會死人啊!!」

 在局外終於受不了的雩上前又敲了神田的額頭一記,神田這才解除了攻擊。不過,這樣一鬧,原本擔心神田的眾人都氣呼呼的嚷著就把神田一個人留下的氣話,大步大步地向出口的方向走去。利娜莉擔心地囑咐他一定要好好追上來後,也轉身離開了。雩看著神田那像是裝酷的背影,嘆了口氣。

「你這個人還真是......一意孤行呢。再怎麼說,斬殺這傢伙的任務我也有份吧。」她轉過身去,怕自己再不走便會擔心得不願離開這裡。「既然你搶了人家的任務,就給我好好的追上來,好讓我跟師傅交待。」

「......還是像以前一樣囉嗦呢,快走吧。我們約好了吧,我會回來的。」

「那,待會見了。」

 

 


 離開第一間房間後,眾人走了一條很長的直路,終於來到第二間房間。在那裡等著他們的,是一對像是雙胞胎、衝著亞連而來的諾亞——迪比多和積斯迪羅。

 當亞連被「債務」這個詞語折滕了一番,拉比也悉破他們所製造的幻影後,這兩個孩子氣的雙胞胎也終於認真起來,露出了原來的面目。他們合體後,情況一下子變壞起來,抱著拚死的決心,克勞利拖著這個諾亞的腳步,要他們先走。

 信任著克勞利的亞連他們走進了第二扇門——

 

 

 是雪嗎......

 確定諾亞徹底消失,連續使出三幻式的神田看著六幻散落於四周的碎片。

「嘖......得向科姆依道歉了。」

 他甩了甩散落的長髮。哼,難得她替他束好了頭髮......

 眼前突然浮現了蓮花的花瓣逐片剝落的情景,腦海中閃過了一直到現在為止在黑色教團的生活,還有重新遇見她之後的事。

「我還不能......」

 四周徹底震動起來,他想要站起來,卻已無力,只能看著身後的出口開始倒塌。

「哼,會被那些傢伙罵了......還有她......」

 他自嘲地笑了起來。

 不好意思啦......和妳的約定......

 房間沒有因他的覺悟而停下毀滅的程序,倒塌而下的石塊逐漸吞沒他的身影——

 

 

 遺下兩名同伴繼續前進的五人一直沉默著,不安與未知的前方重重地壓在他們心頭。雩愈走便愈感到不對勁,對萬物氣息異常敏感的她,一直感覺得到後方有些甚麼在不斷倒塌、毀滅,無法判斷是哪裡在倒塌或是誰人消失了的她顫抖著,不論是神田或是克勞利,她已經誰也不想再失去了。

 那些血紅的場面又再浮現於她的心頭,現在這種不知同伴生死如何,不知前路如何的時候,那種絕望、無奈的感覺又再圍繞著她的心頭,說過要變強的她,到現在還是甚麼都做不了——

「小雩?妳沒事吧?」

 突然感到有人碰觸她的肩頭,她回過神來,見拉比正看著自己。

「哎?嗯......」

「小雩也很擔心吧,優和小克一定會平安回來的,那兩個人都很頑強啊。」拉比露出一個令人安心的笑容。「來,握著手一起走的話,會比較有安全感吧。還好優不在這裡......」

 自說自的,他握起了雩的手,拉著她繼續踏上面前不知還有多長的階梯。看著他剛剛鬼崇地偷看四周是否有神田蹤影的樣子,她不禁被逗笑了。

 謝謝你,拉比。

 另一方面,牽著腳不太能使力的利娜莉,亞連走在最前方察看著,一直在想事情的利娜莉突然低下了頭,皺著眉,像是心裡有甚麼掙扎著的。

「我得更加努力才行。」

「?」

 利娜莉突然又喃喃地開了口,耳尖的雩首先發出了疑問的聲音,看著利娜莉。

「努力?」

 拉比和亞連似乎也聽到了她的自言自語,一起轉過頭來看著她。

「妳果然是在勉強自己走路吧?我背妳!」

「不、不是啊,我只是在想回教團後要馬上進行訓練。」

「嗚呀——竟然在想這麼認真的事?回去後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睡覺吧!?睡覺!」拉比一副無可置信的樣子,轉過頭來看著雩。「吶,小雩也是這樣想吧?」

「不只是回去才能睡覺吧......」

「嘛嘛,睡覺也可以啦。」

「不行啊,利娜莉,若不說點更有魅力的話便會找不到男朋友啊!」

 說完,拉比便被亞連一腳踢飛。

「真失禮呢,拉比。」

「哇呀——很痛啊......」

 拉比撫著被踹的頭部。「嘛,跟我是沒關系啦......」

「唔?」

 雩沒有漏看他一閃而過的奇怪表情,但他馬上轉向了亞連的方向。

「亞連還有小雩呢?回去後想做甚麼?」

「我......」

 想到回去後的事,她自然想到和神田的約定。見她的臉色沉了下來,亞連善解人意地搶著回答。

「吃東西。我要吃東西,吃所有傑利會的料理,總之就是全部。」

 眾人有點黑線的看著他,亞連那像無底黑洞的胃早已成為黑色教團七大不思議傳說之一。

「噗——哈哈哈哈......」

 身後的喬治忽然大笑起來,接收到眾人奇怪的視線後,他才腆地解釋自己大笑的原因。

「對不起,看到現在各位驅魔人大人後,覺得你們和我們一樣是普通人呢......」他緊抓著自己胸前的衣服,想要故作冷靜卻被抖震著的身體所出賣。「還以為神的使徒大人所想的事情,應該會跟一般人不同。像是開玩笑、鬧著玩、害怕這樣的事情是完全不會有的......」

 亞連上前伸手按著他的手,微笑。

「只要跨過前方等著的東西,便一定能夠回家。在感到不安時,只要想些開心的事情,便能提起精神了。」

 看著他溫柔的表情,喬治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拍拍他的肩頭安慰著他,雩看向繼續向前行的亞連。

 亞連......一年前還只是個會因人的靈魂而抱著膝頭痛哭的孩子,你真的變成熟了呢。看著這樣的你,有種我也不得不振作起來的感覺,真是不可思議呢。

 一行人打打鬧鬧的繼續前進,她原來不安的心才得以稍稍平息......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好玩唷
  • 請點Y左上方P小房子C看看喔

    歡迎v大家e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