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席捲而來的敵意

 

 抱著滿腹愁緒入眠的她,儘管是睡眠不足,還是如常地在清晨時分醒過來。洗過澡,換上鬆桍的長袖上衣和裙子,心煩地向飯堂走去。

「聽說那個艾倫.獲加和古諾斯.瑪利亞元帥都被懷疑了——」

 才踏進飯堂,輕易地察覺到
四周氣氛的變化。

 因為艾倫阻止了誰也無法停止的方舟嗎?

 對了,昨天那個中央來的人說過要監視艾倫。不過,看樣子等待艾倫的只會是莫須有的罪名罷了。

 最近教團是怎麼了呢?原以為回來便能好好的輕鬆一陣子呢......

 拿著她的烤魚,甫一坐下,斜對面傳來了興奮的聲音。

「啊!雩小姐!」

「喬治嗎?」

 先前聽神田提起過,在方舟之役中發現喬治是適合者,她初初所感覺到的聖潔是其來有自的。

「之前聽說過妳已經醒來了,實在太好了!」他一副高興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那時候妳被弄昏後,突然又醒過揮刀攻擊那個惡魔,真的嚇了一跳呢。」

 心中一沉,她想起當前讓她感到疑惑的其中一件事。

 自從羅德的夢掙脫開來,拉比火判把狂笑著的羅德的身驅燃燼後,方舟裡唯一仍然存在的高塔亦開始崩潰。

 原本想要把已變回人類的鐵奇救起的艾倫,反過來被已開始被諾亞吞噬的鐵奇攻擊,就連他們惟一的希望——羅德的門也被破壞。

 以被體內的諾亞因子反噬而攻擊力大增的鐵奇為對手,已是傷痕累累的艾倫和拉比根本無法與之抗衡。把他們打飛後,發狂的鐵奇把目標轉移到無法戰鬥的利娜莉和仍然未醒過來的雩身上。

 就在她們被鐵奇的觸手抓著脖子時,原本昏倒的她全身泛起了淡淡的綠光,掙扎著拿起紅蓮刺向鐵奇,逼得鐵奇馬上鬆開觸手。

 醒來的她對其餘兩人的叫喚充耳不聞,速度比平常要快,她全身散發出不亞於鐵奇的殺氣,與鐵奇對恃著。

 但當那高塔開始倒塌時,綠光開始褪去,她在掉落時再次失去了意識。

 不過,這些事全都是她從利娜莉和科姆依那裡聽來的。她對這事沒有任何的記憶和印象。

 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最初自己被父親所化身而成的惡魔攻擊時,在神社中紅蓮突然出現在她手中,還有那時想要救迪夏時,卻不知為何鐵奇突然轍退了......就連失憶、血色的夢,依科姆依的說法,那些也許都是她體內的聖潔的意識。

 彷彿自己的身體被甚麼佔據了,她快要連自己是甚麼都要懷疑了。

「雩小姐,妳沒事嗎?」

 見她神色不對,喬治停下來擔心地看著她。

「不......我沒事。」

 她看看四周,恐怕現在有人的處境比她更難堪。

「聽說艾倫是被懷疑跟諾亞有關係呢。」

「真可怕呢。」

「從那孩子平日的樣子來看,看不出呢。」

 從剛才起,他們以來的人都在談論這事。經古諾斯.瑪利亞元帥的默認下,中央的代表開始了對師徒二人的監視,這個消息不知道是從哪裡開始傳了開來,隔天便鬧得沸沸騰騰的。

「妳覺得艾倫桑是不是真的跟諾亞——」

 她面無表情地盯著喬治看。

「你希望我答你是嗎?」

「不......對不起。」

 喬治連忙揮揮手,被她盯得低下了頭。「只是那時候......」

 深呼一口氣,算了吧,喬治也才認識艾倫一個月,怎能苛求別人毫無保留地相信一個才剛認識的人?

 如果這真的只是謠言的話就好......

「早安......」

 莊尼沒精打采地拿著自己的早餐,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你昨晚又沒睡嗎?」

 他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也許是因為科學班昨晚又通宵工作了?

「不......只是艾倫他......」

「聽說他們可能是諾亞的手下?」

「真討厭呢。」

「!」

 聽著四周的人對自己的伙伴懷疑的評論,莊尼全身顫抖著。突然,他站了起來,以整個飯堂的人都聽得到的聲線大喊。

「艾倫是個好人!」

 說著,他流下眼淚,激動地轉身跑出了飯堂。看著他的身影消失於飯堂的入口,她原本伸出想要拉著他的手像是失去力氣般垂下來。

「莊尼......」

 唉,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呢......

 

 

 

「同步率只有57.5%嗎?」

 茫然地坐在房中從床上,雩無助地把臉埋在兩膝之間內。

 剛剛離開飯堂後跟科姆依到希布拉斯加那裡檢查,低血壓持續,聖潔的同步率大大下降。

 不是完全無法發動的狀態,也不是可以如常發動的狀態,原因當然是出於自己身上。

「連聖潔也不接受我嗎?」

 自嘲一笑,不明白為何自己竟會落得如斯下場。

 如果真的如科姆依所推測,她的聖潔有自己的意識的話,它是抱著甚麼的心態一次又一次救了她?

「!」

 有誰的氣息突然變弱了很多......怎麼可能?竟然在總部出現如此強烈的惡魔反應——

 沒有多想,她跳下床衝出了房間,向著反應的來源跑去。一路上不少人奇怪地看著她焦急的表情,但她也沒空停下來多加解釋,只希望儘快趕到惡魔出現的地方。

 惡魔......

 一直以來自己真的是因為想要拯救而斬殺惡魔嗎?還是說她只是想藉惡魔的淨化而得到親手殺死父親的救贖?

 想到這種兵器曾摧毀她的一切,拳頭不自覺緊握。

 自江戶一戰後,第一次真正與惡魔對恃。

 面對惡魔,她能冷靜下嗎?

 三步拼兩步的躍下一層樓梯,她停下來稍稍整頓呼吸,審視著四週。

 就在這一層......是科學班的第五研究室嗎?

 理巴還有莊尼他們都在裡面......!?

 才剛想踏前一步,惡魔的氣息和殺氣如寒風襲來般席捲全身,她跪倒在地,痛苦地抓緊胸前的衣服。

 愈接近那裡,愈感覺得到那些被綑綁在惡魔身上的靈魂,看樣子裡面的惡魔數目實在不少,而且都在實驗室密封的環境中,嘔心的感覺如那時她父親所製造的結界般充斥於沉重得發膩的空氣中,壓迫著她的胸口,幾乎要窒息。

「不要......」

 從遠方看著漆黑一片的研究室,憑她愈來愈強的靈力,她可以想像得到裡面的人如何受到惡魔攻擊、如何發出痛苦的悲嗚。

 鮮血,從惡魔揮下的手刃濺射到鄰旁無法反抗的科學班人員身上——

 ——可怕。

 怔怔地流下了淚,是因為靈魂們的悲哀,還是禁不住的恐懼?

 拉比的聲音和臉龐曾出現在面前,他帶著焦急的表情抓著她的肩頭亂搖一通,最後只是說了甚麼然後放下她跑去了,她只是呆呆地任其消失於眼前。

 不久教團的警報響起,通報員清脆的聲音正式宣告著惡魔的入侵,四位元帥、瑪力還有米蘭達被呼召到司令室待命。

 在那裡,沒有自己的名字。

 科姆依大概是考慮到她那不穩定的聖潔,他沒有把她的戰力算進去。

 但比起這個,讓她全身起疙瘩的討厭感覺現在對她來說更為迫切。雙腳沒有力氣,既不能後退,也無法前進。

 有誰的氣息消失了,墮落成別於惡魔的感覺。

 惡魔們在發出刺耳的笑聲,相對地它們的靈魂以更快的速度枯乾,被更多的枷鎖綑綁著。

 有誰在痛哭著,聽起來應該是理巴還有莊尼他們。

 眼前浮現那時村民們痛苦的樣子。

「停下來......別再......」

 她掙扎著站了起來,抬起頭瞪著散發腐朽氣息的來源。

「誰會......誰會讓那種事......再發生......」

「還好嗎?」

 一雙有力的手臂扶起了她。

「瑪力?」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