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銘記於心的漫長清晨


「科姆依!太好了你們還活著!」

「拉比?」

 拉比平安著地後,在一片煙霧中在被惡魔擊毀的電梯殘骸旁邊找到了科姆依和神田。

 看見拉比,科姆依知道自己的寶貝妹妹也一定來了。不管是被強逼的......

 ——還是自願的。

 想到這裡,無力感湧上心頭。

 終究,他還是保護不了她。

 他失神地看著上方鋼橋上被魯貝利爾抓著手臂的利娜莉。

「遊戲要結束了呢,室長。」

 Lv4慢慢飛近,得意地笑著,看著被自己逼入絕路的獵物。

 沒有多想,神田和拉比背對背地各自拿著臨時的武器,擋在科姆依面前與惡魔對恃著。

「你可以退下來的。」

 神田一貫習慣孤軍作戰,拉比也習以為常地無視他的意願。

「優又來了~~」

「又來了又來了☆」

 Lv4如天真的小孩子般重複著拉比的說話,可下一秒已擺好姿勢準備放出破壞力極強的一擊。

「來了!」

 握緊武器,正當他們準備正面吃下這一擊時,卻有一意想不到的身影搶在他們前頭以結界把攻擊阻擋在外。

「小雩?」

 瘦削的身影顫抖著,一副快要倒下來的樣子。

 祇少......她得想辦法撐著為利娜莉爭取多一點的時間......

「喂!別再勉強了!」

 神田難得地呆了一會,然後才回過神來上前想要阻止她。明明剛剛聽起來的聲音是重傷得站不起來的,究竟是怎樣撐到這裡來的?

「感覺不到......在研究室的其他人......究竟怎麼了......」

 全身緊繃著,她有氣無力的回答斷斷續續,可神田一聽便理解她的想法。

 過往的回憶......還有在這裡的種種,在驅使著她。只是不想悲劇再重演——

「利娜莉在拚命......我也得......」

 眼中看著惡魔因攻擊不果而亂擊著結界,她眼中,耳中,只看見、聽見人的靈魂。

 明明以前是聽不到的......

 這是聖潔所賜予的......還是所咒詛的?

"已經......不想再這樣了......"

"救我......救我啊!"

 Lv4是由合體惡魔進化而成的,身上混雜無數人類的靈魂,他們被牢牢地以鐵鍊鎖在一起,只能看著自己的身體為所欲為,一直、無限地——

 無奈、痛苦的強烈情感從她眼中、耳中襲來,她低下頭,深呼一口氣。

 那時候就這樣被殺,會否幸福一點?

 抬頭,結界開始出現裂痕。沒有感到驚慌,她以手指在嘴角沾上還沒乾掉的血跡,抹在紅蓮上,為接下來的戰鬥準備。

「啊!小雩可以重新發動了嗎?」

 拉比吞了口唾液,自後江戶和方舟一役後便沒再看見她使用紅蓮,感覺她好像已經變了另一個人一樣,不如以往的冷淡,總是帶著悲傷的眼神......

「喂......!?」

 神田把手搭在她肩頭上,卻見她回頭牽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已經不要緊了......我也作出選擇了。」

 再也不會逃避。

 結界在下一秒被打得粉碎,見科姆依已找到隱蔽處暫時藏身,他們一躍而起閃躲接腫而來的衝擊。

 雩利落地以紅蓮在Lv4的腹部劃了一刀,但卻對它沒有絲毫影響。

 ——小時候,她的世界是由父親、母親還有村民們所建構的。

 惡魔一拳捶在她的腹部,她吐出一口血,右手被高舉並扭成不自然的角度,痛得她脫手放開了紅蓮。

 ——然後,在十歲那年,她最敬愛的父親,化成可悲的惡魔,親手毀了她的世界。

 明明是最清楚不過的,成為惡魔的驅殼和靈魂,二人都無法得救。曾幾何時,她的父親不再相信自己所堅守的一切,甘心地獻出了自己的身體,只為了喚回不再存在的人。

 她知道的,父親只是想回到從前那樣。

 低頭看著揪著她衣領把她舉高至半空的惡魔把想要救她的二人一腳踢至遠方,注視著它所背負的靈魂。

 ——和這些人一樣,只是不想悲傷而已。

 已經可以了。你們已經受夠了痛苦與悔恨,所以......讓我來斬開那連續的鎖鏈。

 用仍能活動的左手,緊緊抓著了惡魔的手,她全身泛起了綠光。

 辛苦地深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的血液為她接下來的一擊而翻騰著。

「消失吧,Lv4——」

「甚麼!?」

 惡魔神色一變,看著比平常更耀眼的結界逐漸在他們身邊形成。

「可惡!放開我!!」

 它邊尖叫著邊瘋狂扭動身體,對她的結界產生前所未有的恐懼,儘管這是它身上無數靈魂所渴求的解脫。

「誰會放手——」

 神啊......求您把那些靈魂都淨化掉吧——與她的祈求相反,已到極限的身體逐漸失去氣力。

 嗚,已經......

 在稍一放鬆之際,Lv4抓緊機會舉高腳狠狠地往她的胸口踹了下去,力道之強讓她抓不住它的手直直地被踢飛至撞上鐵壁才停下。

「嗚......」嘴角因身體內部不斷受到衝擊而血流不止。「就差一點點......」

 差一點......結界便能完成,一切也能結束。

 倒臥在地上,剛剛在研究室因Lv4而造成的暈眩及痛楚像是一下子得到釋放般加倍襲來,她已經沒有餘力再站起來。

 手腳像是不是自己的,快沒有知覺。

 勉強地抬頭一看,希布拉斯加被Lv4的攻擊所波及,原本正要把聖潔植人身體的利娜莉被擊昏。

「可惡......還是來不及嗎?」

 拉比、還有優也落得如她的下場,再也無力反抗。

 只要身體能動的話,再也不會讓身邊的人受傷——

 Lv4飛近倒在鋼橋上的利娜莉。

 「只能......到此為止嗎......」

 下方是深不見底的洞,她的意識在下墜著,沉到那無人能及的黑暗之中——

 

 

「喂!快拿藥箱來!」

「這邊不夠人了!誰也可以,快過來幫忙!」

 朦朧中聽見忙碌的聲音,她緩緩地睜開了眼。

 是正門前的大廳嗎......戰鬥......已經結束了嗎?

 這一次......還是沒有幫上忙......

 全身的骨頭像是抗議她的亂來般刺痛著,右手腕腫脹發疼著。她靜靜地聽著護士長述說情況,並讓她為自己作緊急治療措施。

 偌大的空間黑壓壓地擠滿了傷者及醫療班的人。她麻木地聽著四周痛苦的呻吟,和絕望的哭喊。

 這場一面倒的戰爭,總算在重新發動聖潔的利娜莉,還有從研究室趕來的艾倫和元帥們合力擊敗Lv4的情況下終結,在米蘭達和師傅的聖潔保護下,不少人從研究室的大火倖存下來。不過已經——

 死了很多的人。

 大部分科學班的人在初初惡魔和諾亞來襲時就在第五研究室,有差不多過半數的人被殺,或是被改造成守化髏。

 對愛惜這些人的人而言,這場爭戰的勝利沒有任何意義。

「對不起,待會再帶妳去病房。」

 她呆呆地點頭回應護士長。護士長連忙拿起藥箱,趕著照料其他傷者。

「嗚......塔普......」

 耳尖地聽到,是莊尼、理巴、羅文還有利娜莉的哭泣和呼喚聲,沒有多加思索,她本能地站起來,走到他們旁邊站著。

 他們抱著一個胸部被惡魔打開了一個洞的守化髏。不用聽他們的喊聲,她也看得見,她知道那是塔普,那個善良的胖子。

 靈魂在萎縮著。

 明明昨晚還活得好好的——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的?

"小雩......"

「!塔普......」

"妳看得見......也聽得見吧......之後拜託妳照顧這些傢伙了......"

「塔普......不可以死啊......」

 她連忙看向守化髏的方向。它像是想要回應莊尼的叫喊咧嘴笑了,然後留下令人感到痛心的話:

「如果可以繼續活下去,就算一世加班也情願......」

「!」

 說完,它的身體逐漸化為灰塵,消失於莊尼的手中,而塔普的靈魂則枯萎至灰飛煙滅。

「塔普......哇呀呀——」

 她握緊拳頭,心在抽痛著。

 塔普死了,其他人死了,無法得到救贖而消失於世上——

「......走吧。」

 一隻從後而來的大手輕輕遮蓋了她的視線,熟悉的嗓音響起。

「嗯......」

 

 


 她不發一言,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離開了大廳,回到了房間。

「優......你的傷已經不要緊了嗎?」

 輕輕撫著他的手臂,他明明也是受了重傷,手臂上卻像是從來沒打鬥過的沒有任何一道傷痕。

「已經沒事了。」

 對了,從很久以前便察覺到他身體異於常人的地方。待總部的安定下來後,她一定得問問科姆依。

 讓她坐在床上,他小心翼翼地托起了她的右手。

「痛嗎?」

 她沉默不語,然後怔怔地落下淚來。

「怎、怎麼了?果然是痛了嗎?等一下,我——」

「痛......很痛呀......」她抓著他的手,拉近貼緊自己的左胸。「但這裡更痛......」

 感受到那曾令他臉紅耳赤的曲線,他沒有作聲,只是注意著別弄到她的傷把她抱進懷中。

 即使是他,在剛剛那種地方也感受到那種哀傷的氣氛,看得見靈魂的她想必一定比他更難受。

「覺得會舒服點的話,就哭出來吧。」

「嗚......」抓緊他染血的衣服,她把臉埋在他胸口中。「笨蛋......別老是要人哭啦......」

 啊啊——明明剛剛就已經忍住不想再哭了......

 覺得每次只能靠著他哭泣的自己很差勁,不過卻為每次自己有所進步而感到慶幸。

「教團變成這個樣子了......明天......究竟會變成怎麼樣?」

 他沒有回答,只是悄悄地更摟緊懷裡的女孩。

 不管明天是如何,只要有妳的話——

janicekt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